第5章 在药里动手脚
更新时间:2019-03-02 20:37:55 字数:1302

苏栗的身世确实是个笑话。

她家里本就贫寒,又有一个挥金如土的哥哥,后来揭不开锅,父母才不得不为了几万块钱就把她卖给了宋安雅。

母亲一次又一次的在她耳边哭,“宝贝,我真的不是为了钱,裴家很可怕,如果不答应,你会出事的。”

苏栗至今都记得,母亲那冷若死灰的眼睛。

是啊,她知道。

也就几万而已,家里养大苏栗,几万好亏,他们不是为了钱。

裴家的权势令人寒战,苏栗为了求生,不得不选择跟宋安雅走。

宋安雅把她安置在宋家是做工的。

宋安雅不喜欢她,就给她安排了最脏最难的活。

那时候苏栗以为这就是妈妈嘴里可怕的裴家。

常年不在家的裴老爷子。

阴毒的裴夫人。

以及喜欢拿别人短处开玩笑的下人。

后来苏栗遇到了裴棠,

那天晚上裴棠拿钥匙开了她的房间,撕开她的衣服强奸了她。

那是苏栗第一次见到裴棠。

他让苏栗知道,原来母亲说得没错,裴家真的很可怕。

毁了女子的清白,便是毁了她的一生。

苏栗知道指控裴棠是不现实的事情,而她又被宋安雅买断,没有自由。

就在前途一片黑暗的时候,裴棠主动提出娶她。

苏栗就一跃枝头成了令万人仰慕的裴太太。

一直到如今,她成为了裴家,以及很多名媛眼里的钉子。

裴棠毁了她的清白,还让她时刻处于水深火热,婆婆不待见,单独外出还会被人故意整蛊。

这都是拜裴棠所赐。好像她本就欠他的。

半夜做噩梦醒来,苏栗发现自己身上早就冷汗津津,真丝睡裙都湿透了。

她深呼吸了好几口气,看时间才凌晨两点。

旁边的裴棠呼吸均匀,睡得很深。

苏栗开了床头的夜灯,她能看见裴棠宁静的睡颜。

深邃特别的无官,几乎印在了苏栗的骨子里。

苏栗无力的垂下肩膀,下床去洗澡。

这个澡洗得很快,苏栗换了套睡衣出来,看见裴棠坐在床头,握着手机在打电话。

他宽阔的肩膀给足了人安全感。

苏栗擦干净脸上的水珠,听见裴棠声音阴沉沉的,“我这就来。”

裴棠起身看见苏栗,眼神很冷,仿佛利剑逼近她,“穿衣服,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里?”

裴棠没有回应,身影就消失在了房间门口。

苏栗见他走得匆忙,就随便套了一件外套,跟着裴棠上车。

车内的灯光不是很亮,暖黄色的灯光打在裴棠的侧脸上,苏栗侧头看了一眼,见他嘴唇紧抿着,眉头都是紧张。

苏栗知道是谁出事了,也就不多嘴问。

裴棠关心的人,苏栗从不在乎。

甚至巴不得他身边人早死了,她也就解脱了。

车子一路开到主宅,管家在门口等候,见裴棠来了急忙道,“少爷你可算来了,欧小姐高烧不退,夫人哭了好几次。”

声音不大,顺着风吹到苏栗的耳朵里。

是欧乔病了啊。

难怪裴棠那么紧张。

苏栗脚步慢下来,到欧乔卧室门口的时候,她听见家庭医生说,“欧小姐这是伤口感染引起的,比较严重,得送医院才行。”

宋安雅厉声道,“伤口感染?不就是个烫伤怎么会引起这么严重的高烧?”

苏栗站定,看着沙发上紧闭着双眼的欧乔,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医生说,“我刚刚看了欧小姐的伤,确实是小伤,我冒昧问一句,这涂伤口的药是哪来的?”

宋安雅立即看向苏栗。

苏栗眨眨眼睛,大方承认,“是我给她上的药。”

医生说,“这药是创伤药,但是药是配的,里面掺杂了火碱……”

接下来的话医生没说,豪门之间的妯娌之争,素来非常可怕,他再多说一个字都会得罪人。

裴棠撩起眼皮,如冷箭似的目光投射过来。

苏栗直接跟他对视,掷地有声道,“我没有在药里动过手脚。”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