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捉奸在床
更新时间:2019-01-03 12:05:14 字数:1680

痛……

清晨,文若曦就被嘈杂的敲门声惊醒。

双眼所看见的地方,是一个陌生的套房,再往下,是散落了一地的衣服。

双腿酸痛的让文若曦想杀人。

不对,文若曦猛地坐起了身,回想起昨晚。

她昨晚是被文茹静下药了,本来以为会被小混混脏了身。

可在最后一刻,文若曦好像看到傅晟了,她让傅晟带走自己。

来不及细想的文若曦连忙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害怕再走晚一步就被床上这个男人和外面的人撕碎。

“睡了我,就想走。”

刚穿好衣服,背后就传来了傅晟低沉的声音。

“小姑夫,我现在不走,难道等着被你们手撕吗?”

“我可以帮你,作为你昨晚的酬劳。”

“我……”

话还没说完,砰地一声,房门被人从外撞开,乌泱泱进来了一堆人,警察,记者,文家的男女老少。

文若曦的小姑文茹静冲上来扬手便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文若曦你个贱人,你知不知道这是我未婚夫,你知不知道,他是你未来的姑父,你连你姑父都勾引,你还要不要脸?”

文茹静满脸泪光,哭的梨花带雨,整个人悲伤的不能自已,着实惹人怜惜。

文若曦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被抓奸的对象,即使她知道家人们根本不在乎自己。

“小姑,你确定是我勾引小姑夫么?”文若曦喃喃的抬起头说道。

文茹静刚想再扬起手给文若曦一个耳光的时候,手腕就被抓住。

“你当我是死的?”傅晟眸子骤然变暗,牙齿缝里蹦出一句话。

瞬间,在场的人都惊住了。

傅氏集团唯一继承人――傅晟。

傅晟长得有多好看,见过他的人都想睡。

傅晟到底多有钱,怕是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谁敢当他是死的啊,他要是死的,现场的人估计早就死了八百年了。

一时间,房间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喘。

最后还是警察想起了今天的任务,上前道:“文若曦,你涉嫌挪用公款,蓄意伤人,现在依法逮捕你,请你配合。”

文若曦非常配合的伸出了手,冰凉的手铐落下,映着文若曦纤细的手腕,竟有一种异样的诡美。

文若曦被警察推着离开,走过文茹静面前,她停了一下,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你敢算计我,我就睡你的男人。”

文茹静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昨晚上,她算计文若曦,给她下药,想让她染上毒瘾,然后再被几个街头混混强暴,最后让记者曝光,文若曦这辈子就全完了。

可是,天知道,为什么,文若曦非但没有中招,还和她自己的未婚夫滚到了一起。

她阴文若曦,文若曦就给她来了一招釜底抽薪。

文茹静恨的牙齿都要咬碎了……

客房门口,文若曦看见她父亲文振民,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弟弟。

他们就在那默默的看着文若曦被抓,每个人脸上都是掩盖不住的幸灾乐祸,同样是一家人,文若曦就是他们心里的那根刺,不除不快。

挪用公司公款,蓄意伤人,这两项罪名,全都是她的家人泼到她身上的污水。

文若曦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决然,她对文振民道:“爸,可别忘了来看我,我这儿,可是有你想要的东西呢,你要不来,我就随便扔了,至于谁会捡到,那就不知道了。”

文振民脸上露出一抹憎恶:“你太让我失望了,没想到都到了这个地步,本想刚毕业没工作让你去公司锻炼,你却贪婪成性,竟然敢挪用公司款子,谁给你的胆子?事到临头,你还不知悔改,我们文家怎么出了你这种败类?”

文若曦冷笑:“失望算什么?我还没让你看到绝望呢。”

警察在后面推了一下文若曦:“别磨蹭,快走……”

文若曦最后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爸,可要记得我说的话,时间,不多哦……”

傅晟冷眼瞅着文若曦被带走,面临绝境,她就一点都不怕,身上有着无所顾忌的疯狂。

这个女人的心里,一定住着一个妖怪。

…………

文若曦在拘留所的第四天,终于等来了,她父亲--文振民。

明明是血浓于水的父女俩,此刻却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文振民压低声音,吼道:“文若曦,你到底想怎么样?”

文若曦摊开手:“怎么样?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说我还想怎么样?”

文振民盯着文若曦的眼睛,她笑着,可她的眼睛里却是刺骨的冷,文振民没一会就心虚了,他避开视线,道:“你犯的罪不轻,罪证确凿,不可能捞出来。”

文若曦冷嘲:“罪证确凿?爸,你脑子抽了,我不跟你废话,给你两天时间,到时候我如果出去不去,那就只好让爸你进来陪我了。”

罪证确凿?她的罪证都是文家人的处心积虑,阴谋算计。

挪用公款,是她这个亲爹的手笔。

蓄意伤人,是她那个‘继姐’的手段。

不过,没关系,她手里攥着文振民的把柄,有的是办法出去。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