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汗,她居然死了
更新时间:2019-03-05 18:22:58 字数:2008

夏七夕顿时觉得晴天霹雳,那是不是意味着她再也没办法做自己了?

吴妈以为夏七夕是愧疚才会如此,连忙劝道:“少奶奶,生死有命,您先冷静一下……”

夏七夕猛地摇头,一脸正色地朝外大步跑去。

“我要回家!”

吴妈和佣人瞬间傻眼,接着连忙朝她追去:“少奶奶,少爷说了,你不能出去!”

夏七夕不顾他们的呼喊,跟随着脑中残留的记忆跑下楼,穿过客厅,冲出花园,然后离开别墅。

不知道跑了多久,就在她快筋疲力尽的时候,终于看到车道马路,连忙招手拦了辆出租车直奔松山路而去。

路上,夏七夕还在思绪万千的时候,忽然瞥见一个熟悉的人影,赶紧喊道:“停车!”

司机吓了一跳,以为是什么大事急忙刹了车。

夏七夕给了钱,快步下车朝不远处那个穿着短袖牛仔裤的女孩跑过去,“聂……”

话还没出口,看到聂欢进了医院大门,她顿时一愣,心里莫名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来不及多想,脚步就已经先跟了上去。

到了病房门口,夏七夕悄悄地朝里看去,发现病床上的不是别人,竟然是自己的母亲夏若影!

她的大脑瞬间苍白一片,母亲病了?!

……

厉氏,顶楼总裁办公室,与平时一样十分安静。

厉少爵一脸严肃,坐在他的专属椅上,修长的手握着名贵钢笔,在一份份文件上签下他的名字。

助理秦漠敲门走了进来:“总裁,严三少过来了。”

“不见。”厉少爵头也没抬,冷漠拒绝。

秦漠像是早就知道答案,因此很平静地颔首,朝外退去。

岂料,他刚打开办公室的大门,一个高大的身影就走了进来。

秦漠不觉一怔,看向来人:“……严三少!”

严三少,东城的贵公子,豪门严家三少爷严以枫,厉少爵的兄弟。

“厉少爵,我严以枫还没有被人拒绝得这么干脆,你是唯一敢拒绝本少爷的人。”严以枫拍了一下秦漠的肩膀,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接着大大方方地走进办公室,一双勾魂的眼睛看向厉少爵:“三十年的友谊维系至今,全靠本少爷大度。”

说着,他拉开厉少爵办公桌前的椅子,优雅地坐下。

厉少爵眸光微眯,抬眸不屑地扫他一眼:“你再多说一句,我不介意结束三十年的友谊。”

严以枫嘴角一抽:“小气!”

厉少爵不以为然:“我还有会议,没时间与你闲聊。”

逐客令十分明显。

不过,这对我们严三少来说,听不懂!

“我可不是来闲聊!”他眉头一挑,露出一抹怪异的笑,身体朝厉少爵靠近:“这几天的头条新闻我都看了,全是关于你和你家那位的。以前头条可都是写着我,被你抢了去,我还真是不习惯。不过作为你的兄弟,我还是得替你庆祝庆祝。”

说着,他修长的手一抬,帅气地打了一个响指。

随着声落,一群穿着清凉的美女捧着鲜花和蛋糕,扭着腰走了进来。

站在门口的秦漠顷刻间瞪大了双眼,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挤了出去。

“厉少,我们来了!”女人们一个个笑得花枝招展,声音柔甜,将蛋糕放在了办公桌上。

只见,蛋糕上全是绿色果酱。

厉少爵瞧着俊脸顷刻间黑了,冰眸射向严以枫:“我看你是来找死的?”

严以枫忍着笑,连忙摇头:“我爱我的生命,只有活着,我才能看到厉大少爷你头顶一片绿草啊!”

“严以枫!”厉少爵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隔着办公桌,抓住了严以枫的衣领:“我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刚才还嬉皮笑脸的严以枫,表情瞬间变得严肃,黝黑的目光看向厉少爵:“你是我的兄弟,你的事情我怎么可以不管,那个女人根本配不上你,竟敢背着你跟别的男人私奔,给你戴绿帽……”

“住嘴!”

“你不让我说,我还偏要说!”我们严三少就是这般固执:“没错,夏七夕的姐姐救过你,当初你为了她的临终嘱托,所以娶了夏七夕,我也没话可说,这说明你有情有义。可这个夏七夕现在越来越不像话,像她这样不知轻重的人,将来只会给你带来麻烦,你何必继续将她留在东城,把她送去国外对你对她都好,不是吗?”

严以枫说到最后,忍不住用吼的:“照顾她的方式很多种,为什么非要把她留在身边给你丢脸?”

“严以枫,你管太多了!”厉少爵怒,浑身散发着冷意。

办公室的气氛,也随着变得冷起来。

刚才笑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也不敢笑了,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再次走进来的秦漠,看到此景,不觉地皱了皱眉。

又来了……

“咳咳,总裁,会议时间到了。”秦漠连忙出声打断了两人的对峙。

厉少爵与严以枫同时微眯双眼!

就在大家以为厉少爵会揍严以枫时,却不想他只是伸手过去,将严以枫的脑袋按在了绿色蛋糕里!

轰!!!

众人傻眼了……

“啊!!!”受害人严以枫瞬间炸了:“厉少爵,你这个疯子!!!”

厉少爵对他的怒火无动于衷,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后,迈步走出了办公室。

秦漠忍着笑,紧跟其后。

然而,他们刚走出办公室,就瞧见吴妈迎面走了来。

厉少爵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随即停下了脚步。

吴妈看到厉少爵,不由地加快了步伐,来到他的面前:“少爷,少奶奶跑出去了。”

闻言,厉少爵的脸上顷刻间变得阴沉。

……

医院那边,夏七夕着急地推开门,眼眶通红地扑倒病床前,“妈!”

夏若影原本在和聂欢说话,心情稍有好转,当她看到站在门口的夏七夕时,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恨意:“是你……”

“你叫我什么?”夏若影缓缓坐起身,眉头深锁地盯着夏七夕:“妈妈?你叫谁妈妈?谁是你的妈妈?”

简直是笑话!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