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为你做牛做马
更新时间:2019-03-05 18:22:58 字数:1424

“啊?”

“我告诉你夏七夕在哪里,而你以后必须为我做牛做马。”

聂欢黑线:“不是,我……”

“想反悔?”严以枫斜睨着她:“本少爷改变主意,你可就没机会了,我告诉你,夏七夕现在很可怜……”

“好,我答应你。”聂欢认了:“快说,七夕在哪里?”

严以枫得意地笑了:“小丫头,记住你的承诺,夏七夕在墓地!”

“墓地?你逗我玩吧?”聂欢无语,七夕怎么可能在墓地。

“信不信由你。”严以枫不高兴了,他像是骗子?

聂欢见他如此,变得半信半疑:“你说的都是真的?”

严以枫傲娇地仰起头:“哼,既然你不信,我也懒得说,不过夏七夕可就惨了,晚上的墓地可是很吓人的,想来你一个小丫头也不敢去……”

“Taxi!”聂欢此刻推开了保镖,冲到路边拦下了一辆的士。

严以枫闻声看去,正好看到聂欢上车。

他怔住了:“喂,你真的要去墓地?”

聂欢的回答是甩上车门,让司机开车。

“等一下。”严以枫想也没想,追了过去。

但是,没能把车子拦下,只能眼睁睁看着车子离开。

他忍不住低咒了一声:“这丫头傻不傻呀,大半夜真去墓地?就不怕遇到鬼?”

心里莫名烦躁起来。

犹豫了半分钟,他回头朝保镖吼道:“把本少爷的车开过来。”

小丫头,算你欠我一个人情。

严以枫的豪车自然比的士快,因此聂欢到了墓地的时候,他也到了。

两人同时下车,看向了彼此。

聂欢倍感疑惑:“你怎么也来了?”

严以枫双手环胸,一副不想回答的模样。

聂欢瞥了瞥小嘴,装什么大爷呀。

“救命啊啊啊!”夏七夕的声音正好在此刻从远处传来。

那叫一个凄惨!

聂欢吓了一跳,险些跟着叫起来,简直毛骨悚然。

不过,她很快辨出了是夏七夕的声音,随即快速地朝声音来源处跑去:“七夕!”

严以枫的目光追随着她,接着无意间看到不远处站在的几个男人。

他记得,他们都是厉少爵的保镖。

一时间,有些无语了。

这是唱的哪一出?

想了想,他还是阔步跟上了聂欢。

很快,他们找到了夏七夕。

此时的夏七夕,害怕地卷缩着身体,防备的目光四处张望,锲而不舍地喊着救命。

“七夕。”聂欢心疼地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

夏七夕的声音戛然而止,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抱住她的是自己的好闺蜜。

所有的坚强瞬间崩塌,接着小嘴一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泪珠一颗接着一颗,像极了被抛弃的小孩子。

聂欢听得心都要碎掉了,连忙伸手拍着她的后背:“没事了,没事了,别哭!”

“吵死了。”严以枫看到这一幕,嫌弃地抛了一记白眼:“多大的人了,居然还好意思哭,难道是被这里的鬼吓到了?”

夏七夕虽然哭得伤心,可也听到了他的冷嘲热讽。

于是,她抽泣地抬起头看向严以枫。

借着月光,她认出了对方。

厉少爵的好兄弟,有名的纨绔少爷严以枫。

夏七夕看到他,就想到了把她扔这里的厉少爵,心里着实不是滋味。

接着连忙吸了一口气,把眼泪逼了回去。

聂欢见她不再哭,便伸手解开她手上的丝巾,还有脚伤的领带:“厉少爵太过分了,他怎么可以把你绑来墓地。”

“活该。”严以枫抢先一步接过话:“对于那些红杏出墙的女人,别说丢墓地,送去屠宰场也是咎由自取……”

“严三少,你不说话,没人怪你。”聂欢横了他一眼,有他这样说话的吗?

严以枫不以为然:“难道我说错了?”

“你……”聂欢想反驳,夏七夕抓住了她的手,朝她摇了摇头,示意她别说了。

接着,夏七夕抹去脸上的眼泪,慢慢地站了起来。

严以枫将一切尽收眼底,不屑地笑了:“不说话是心虚了吧?也对,做了那么丢人的事情,换做谁也会觉得没脸见人,又怎么好意思开口为自己反驳……”

“严以枫,你可能不太了解我。”夏七夕突然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阴测测地盯着他。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