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
更新时间:2019-05-15 10:08:38 字数:2264

“小姐,您怎么了?是做噩梦了吗?”

一个清瘦的丫头小跑了过来,眉头微蹙,忧心问道。

“青茗?”

叶楚烟看着眼前的丫头,尽是茫然,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

“小姐?”

叶楚烟眨了眨眼,环顾了周围。这是她自己的闺房,梳妆台上还摆着自己最喜欢的胭脂红,角落还放着她的古筝。所有的布置看起来很熟悉,又很陌生。

这里是她的绛云阁。

她不是被打死在雪地里了吗,怎么又忽然回家了?莫非,她死而复生又回来了?

“青茗,你今年多大了?”

这么稚嫩的青茗,她脑子里闪现出了很多疑问。

“奴婢今年十二岁,我自五岁起开始服侍小姐,怎么小姐连我的年纪都不记得了?”

青茗只当小姐是睡懵了,小跳着走到门边,传唤着门外的小厮去打水。

叶楚烟愣愣的看着青茗,这如欢雀般的脚步,勾起了她多年的回忆。

果然,她是回来了。

这是她出嫁的前一年,自己还是十六岁的时候。

“小姐是做什么怪梦了吧?”

“是做了个怪梦,很长很长的怪梦。”叶楚烟心中冷笑。

记得,她通通都记得。

厉建峰成功夺取王位之后,不但联合叶巧容害死了自己,还反诬告她外族家将军府与废世子厉建安合谋迫害朝廷重臣。皇上一怒之下,下旨抄了将军府,全族流放。祖父不堪污蔑,自刎以证清白,表弟云秋亦是在逃跑之时被人出卖,乱刀砍死。

前世她得知抄家消息的时候,厉建峰还一直安抚她会想办法,岂知那都是在骗她。

叶楚烟双目里满是愤恨,紧握双拳,指甲因为用力而发白,脸上的神情冷硬得可怕。

哼,既然回来了,那就不能白回来。厉建峰,叶巧容,他们前世欠的所有一切,今生定要他们百倍偿还!

“今日是几月初几?”

她必须知道她回到了四年前的哪一天。

“今日是腊月初八啊。”

初八,也就是说昨日是初七。她记得十六岁那年的腊月初七,爹摆下大宴,请来了很多的公子王孙跟富商阔少来家里痛饮,为的就是趁机巴结,打好交情。那些公子里,献殷勤最厉害的,就是厉建锋。

想起那张扭曲狰狞的脸,她心里又涌起了浓浓的恨意。

自从娘死了之后,爹便专心政务不理家事,一切事务都交给管家处理。叶巧容仗着小姐身份,在府中恣意妄为,管家也不敢多说。赵姨娘便沾着女儿的光,将自己当成了半个主子。

她缓了缓神,细思这年的一切。

厉王爷身体抱恙,一日不如一日,世子厉建安是王储继承人。如今的厉建峰开始巴结国公府,为的就是铲除嫡兄,取而代之。

爹为人势利,巴结不到世子厉建安,便将目光转向了庶子厉建峰。若不是如此,当年他也不会由着自己嫁给他。可怜当年她还以为是情深让爹不得不如此,却不想自己可能也被爹利用了。

她走出闺门,冷风阵阵,刮到肌肤上简直冻入骨髓。

“对了小姐,厉二公子今日送来了好多桂花糕,您要吃吗?”青茗问道。

“你说厉二公子?”叶楚烟说道。她眼神一晃,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贱人!”粗俗的辱骂,厌恶的表情,那绝情的眼神,让她几乎窒息。

“对啊,厉王府的二公子。”

“拿下去丢掉!”

区区甜食,不过是狼子野心下的手段罢了,然而当年她竟痴傻到以为对方一片真心。

今世,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如果她没记错,叶巧容现在就在花园里欺负青琳,害青琳毁了容。

而自己当年为了讨好爹,竟装得稳重深沉,没有替青琳出头,寒了不少房里丫鬟的心。

她急忙起身,带着青茗就赶去花园,一进花园,果然就见叶巧容对着一个婢女拍脸。

“跟着嫡女就是有好待遇,看这漂亮的脸蛋,平日里不少用上好的胭脂吧!”

她伸手,朝着青琳的小脸就轻拍了几下,指甲狠狠的划过青琳的脸,顿时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庭院。

叶楚烟快步上前,一把拉开青琳,一巴掌甩在了叶巧容脸上。

“你!你打我!”

叶巧容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自己的脸上开始火辣辣的疼起来,眼泪也忍不住泛出了眼眶。

话音未落,叶楚烟又是反手扬起,朝着另一边脸狠狠的扇了过去。叶巧容始料未及,又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

“欺压下人,不守家规!我还打不得你了。”

叶楚烟冷冷说道。

叶巧容的脸高高肿起,她是国公府二小姐,何时受过这种委屈,当下便大哭起来。

这一哭,安静的国公府顿时变得喧闹起来。叶巧容的奶娘李嬷嬷第一个坐不住去找了赵姨娘。这姨娘心机颇深,知道是叶楚烟动手打的人,也不去劝,反倒是先去找了丈夫叶堂之。

“老爷,你看看啊。你要给巧儿做主啊!楚儿就在府里公然打了巧儿,还污蔑巧儿欺压下人,这传出去不仅坏了巧儿的名声,还败坏了国公府的名声啊。”

叶巧容则是哭得梨花带雨,一个劲的就往爹的怀里钻,撅着小嘴,一副可怜模样。

叶堂之见二女儿脸蛋通红,还略有些红肿,顿时心疼起来

“怎么回事?楚儿,你当真是打了巧儿?”。

“对,是我打的她。我身为国公府嫡女,她欺压下人,我代为训斥,有何不可?”

叶楚烟目光凛然,丝毫不惧。

“老爷,巧儿待下人一向如亲人,又怎会欺压人。大小姐莫不是心情不好,故意拿我巧儿出气吧。到底是谁欺压的谁,大小姐可别恶人先告状!”

赵姨娘立刻狡辩道,脸上却装出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

两母女不停的装委屈,让人看了便觉得她们受了百般欺辱。

“哼,赵姨娘,你岂不知你根本没有说话的份。我跟我爹说话,哪轮得到你插嘴。一个妾室,什么时候敢插嘴我和爹之间的谈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国公府不分尊卑了呢!”

叶楚烟上前一步,目光灼灼的盯着赵姨娘,生生的把她逼退了一步!

闻言,叶堂之也脸色一变,皱眉看向赵姨娘。

“我……奴婢只是担心巧儿!”赵姨娘脸色顿时惨白,一句妾室、不分尊卑压的她心火直冒,面上却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收敛了刚才的气势。

“担心二妹,就敢插嘴国公爷和嫡女之间的对话,下一步是不是就敢以国公府夫人自称了?”

“奴婢……老爷,奴婢万万不敢……”

叶堂之被吵的不耐烦,狠狠的瞪了一眼赵姨娘,“李嬷嬷,先去找大夫给二小姐看看。其余的事,我会查清楚。”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