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反击
更新时间:2019-05-15 10:08:45 字数:2247

“既然是赌博,那就愿赌服输。就算你是楚姐的丫头,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二小姐!我没有撒谎!”青茗话未说完,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

“这一下是替楚姐教训你的,敢大声对我这么说话,不就是以下犯上吗。不过本小姐没那么刻薄,不打你二十大板。”

叶巧容奸笑起来,但这一巴掌她还觉得不够痛快。

“来人啊,将我屋里的铜盆拿来,再提一壶热水来。”

喜鹊嘴角窃笑,立即指挥几个跟屁虫,去提热水拿铜盆。

“这天气怪冷的,本小姐就照顾照顾你,让你暖和暖和。”

叶巧容笑得如蛇蝎一般,她让青茗双手举着铜盆,让喜鹊将热水倒进去。

热水瞬间就将铜盆给烫得炽热,青茗的小手顿时就被烫得通红,忍不住颤抖。可这一抖,上面的热水便晃了出来,滴落在她的肩膀上,脖颈上。

“额!”

青茗被烫得生疼,如被扒下一层皮一般火辣。但她不能再动,不然更多的热水会晃出来。她哽咽着将眼泪忍着,死撑着铜盆。

“啧啧啧,多好看的小脸啊,白里透红的,真是个可人。楚姐到底是会选丫鬟,这过不了两三年便是个美人,到时候许配给谁家,都能套个交情。”叶巧容言语讥讽,嘲笑着她。

喜鹊她们也都得意偷笑,把青茗那部分钱都分了。

“我就小小的罚过你就算了,给我举着,三个时辰内若是放下,我便告诉爹,说你撒谎成性,坑骗钱财,到时候就算楚姐也救不了你!”叶巧容本想多扇她几个耳光,但心有余悸。

这样的处罚虽然略显苛责了些,但她也没有给叶楚烟任何机会反咬她。若是真追究起来,大不了告喜鹊青茗她们一个聚赌,要罚也是大家一起罚!

嫡长女的丫头聚赌,跟她这个庶女的丫头聚赌,那丢脸起来,这丑的分量也不一样。

叶楚烟,你用身份压我,我也不怕用身份来反牵制你!

“对了,青茗。你可别到你家大小姐那里告状,小心爹再治你一个挑拨亲人关系。到时候,你那二十大板,可就免不了了。”

叶巧容冷笑,带着喜鹊跟一帮丫头得意洋洋的走了。

远处的叶楚烟清楚的看到了一切,叶巧容的话,她也一字不落的收进了耳朵里。

这装满热水的铜盆,青茗不到一盏茶时间就已体力不支。

咣当一声,铜盆掉落,热水洒了一地。

只见她神色不慌不忙,眼见四下无人,便用铜盆将雪地刮扫一阵,将融化的空地填平,用井水把铜盆填满放在石桌上,悄悄离去。

叶楚烟冷眼看着,看来这个自己一直信任的小丫头,还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翌日,喜鹊被叫到了庭院里。

“跪下。”

叶楚烟背对着喜鹊,语气冰冷如霜。

喜鹊被单独叫来,心里本就七上八下的。眼见青茗拿着二小姐的那个铜盆,将盆里的冰倒在喜鹊的膝盖前,又把雪地里的雪铲进铜盆里放在冰前面。

“敢问大小姐,不知喜鹊做错了什么,要受此惩罚。家规里,也没有罚人跪冰这一种家法吧。”喜鹊低头,眼底尽是不屑。斜眼瞟了青茗一眼,这小丫头果然告状了。

“谁说国公府没有这种家法,我要罚你,自然有罚你的道理。”叶楚烟回身,眼神如利剑一般,直直的透视着喜鹊的眼睛。

喜鹊心里一凛,整个人像是被针刺了一样缩了起来。

“一为府内聚赌,二为徇私舞弊,三为教唆作恶。这三个罪,你最少犯了其中两条。”

昨日那几个小丫头哆哆嗦嗦的被几个小厮推了上来,一询问,她们就都说了实话。

“是喜鹊偷偷转了骰子,我们只是想要挣回来一点,就顺着喜鹊。”

喜鹊气得咬牙,明明她们分钱分得最欢,以后定给她们一顿教训!

“你听到了。”

叶楚烟眼底闪着锋芒。

她这么做就是为了告诉叶巧容。她的人,不是她叶巧容能随随便便欺负的!

喜鹊藏着怒意的眼睛,看着那白的刺眼的冰块,只得跪了上去。

“你家二小姐让青茗跪雪地,顶热盆。既然你们让她热,我便让你尝尝冷的滋味。”

喜鹊不敢回嘴,颤颤巍巍的将手指插进了雪里。十指连心,她身上冬衣瞬间如同虚设,浑身缠绕着刺骨的寒意。

叶楚烟看着喜鹊,她记得当年就是她出卖了自己的所有喜好,才让厉建峰投其所好,讨了她的欢心。

那年喜鹊因未婚而孕被逐出国公府,叶巧容向她求情,自己便让厉建峰收留了她。而她怀的究竟是谁的孩子,至今都是个迷。

她是叶巧容的丫鬟,她跟男人私交,叶巧容这个做主子的没理由不知道。除非,这个男人她认识,而喜鹊的私会又是她允许的。

现在回想起来,厉建峰看喜鹊的眼神非常的异样。

“喜鹊今年是十四了吧?”

“对啊,她比我要长两岁,所以大家伙都愿意围着她转。”青茗撅着嘴,若是她年纪大些,那些丫头也不敢帮喜鹊讹她的钱。

叶楚烟心中暗思,十四岁的喜鹊已是生得唇红齿白,过两年身量再足些,绝对是个美人。若她被推给厉建峰,他那等性子的人不会拒绝。

“初七那天酒宴,你跟喜鹊都伺候着谁?”叶楚烟问道。

“那些公子少爷哪轮得到我们伺候啊,老爷都怕我们手脚不利索,坏了事。全都是那群老妈子在伺候,我们就是在边上给他们倒酒罢了。”青茗说道。

“喜鹊伺候的那桌,厉二公子是否就在其中?”叶楚烟问道,她的语气很肯定。虽说是有安排的倒酒,但喜鹊是叶巧容身边的人,跟管家说一声,他也不敢不听。

“是啊,毕竟她年纪大些。不过小姐你是怎么知道的?”青茗所在的尽是下桌。

“猜的。”叶楚然心里顿时就有了底。喜鹊这花花肠子,断不会乖乖的只是倒酒而已。怕不止厉建峰,其余贵客也都献了一回殷勤了。

想来定是喜鹊这狐媚子勾引了厉建峰,厉建峰为了讨好她们两姐妹,便也顺手利用了喜鹊。叶巧容就顺水推舟,做个好人,她也觊觎着厉建峰,先送个丫鬟也没什么大不了。

呵呵,真有意思。她还不知道原来此时此刻,身边就有这么多人在各怀鬼胎。

上一世,她是真没有看清楚,太傻了。

所有的一切,都有了先兆。只是她太傻,错看了厉建峰,更没想到他会那么可恶,不但利用了自己,利用了将军府,还要灭将军府一族满门,杀人灭口,只为掩盖他的罪行。

他们三人当真是蛇蝎心肠!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