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学什么狐狸精
更新时间:2019-07-12 11:33:42 字数:1154

“馨月!”霍司擎丝毫没有理会身后的云安安,阔步走到云馨月面前,神色阴沉又怜惜地看着她流血的伤口,鹰眸划过一道戾气。

“没关系,小伤而已,我不疼的。”云馨月勉强地对霍司擎露出一个娇弱的笑,“姐姐也是不小心,你别生她的气……”

不小心?

霍司擎冷厉的目光扫过靠在桌旁脸色难看的云安安,嫌恶浮上俊脸,“云安安,你想死?”

“不是我,是她自己割的,我……”云安安咬了咬唇,想要解释。

“够了!”霍司擎厉声截断了她的话音,眼底的不耐似要溢出来,“云安安,你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这副丑陋恶毒的嘴脸,馨月是你的亲妹妹!”

云馨月素来怕疼,怎么可能无端自己割伤自己?

这个女人撒谎也不打打草稿!

“我真的没有。半年前云馨月之所以会逃婚都是因为听信了你将要命不久矣的传闻,不是我为了取代她设计的!”云安安忍着让人牙齿打颤的痛楚,明眸带着希冀,定定看着霍司擎。

只希望他能相信自己,哪怕一次。

云馨月整个人虚弱地靠在霍司擎怀里,听到云安安这话脸上划过一丝细微的嘲讽。

霍司擎怎么会信她?

毕竟从小就谎话连篇,欺辱妹妹的人,是“云安安”啊。

“再有下次,我不会放过你,滚。”霍司擎声若寒冰,再厌恶多看云安安一眼,立刻按铃让人来给云馨月处理伤口。

云安安失神落魄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心口像是被人活生生掏空,灌进了冷风。

从头冷到脚底。

她勾起唇,半是自嘲半是不相信地笑了。

时间竟能把一个人变得这么彻底。

-

云安安一身疲倦地回到霍宅,也没胃口吃东西,径直上楼。

婆婆戚岚恰好迎面走过来,穿着雍容精致,那张保养得当的脸看不出半点岁月的痕迹,十分贵气。

云安安脚步顿住,轻声喊道,“妈。”

“你是不知道霍家有门禁么?成天在外边做些什么勾当这时候才回?”戚岚打量了云安安一眼,扯了扯唇讥道。

“我下次会注意的。”云安安没疑惑怎么突然有了门禁,神色未变地接道。

“还有,司擎每天公事繁忙,你身为他的妻子帮不上他什么就算了,别总是缠着他做那种事情,又不是勾栏里来的,学什么狐狸精。”

戚岚意有所指地昨晚他们的动静,光是想想心里都膈应。

这么个从高中起就传出和一些流氓地痞厮混,声名狼藉的女人嫁进他们霍家,也不知是烧了几辈子的高香有这好命。

要不是老爷子惦念老友旧情,不同意司擎和这个女人离婚,否则她早就将她扫地出门了!

云安安咬咬唇,眸底有些泛红,喉间发梗,一时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不信戚岚不知道,从结婚到现在,霍司擎只有昨晚碰过她。

忽然的,云安安就不想再忍耐了。她看着戚岚道,“妈,如果这种行为是不耻的,那么以后霍家传宗接代可就难了,您说是不是?”

“你——”

戚岚还要开口教训她,云安安就微微颔首,直接上楼去了。

戚岚没想到向来软弱好拿捏的云安安竟然敢反驳她,怒气腾腾地下了楼。

恰好林嫂从厨房出来,她立刻板着脸重复每天的吩咐,“记得盯着她把牛奶给喝下,听见没?”

想给霍家传宗接代?呵,也不看看她有没有资格!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