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夜叉吸精髓
更新时间:2019-10-17 13:52:54 字数:1499

她撕吧撕吧就把药方给揉成团丢了,可是奈何她记忆力超群,将方子一字不错的全部记住了,嘴上不信,心中隐隐的却有了期待。

如果目前的困境解决了,要不要攒些钱,第一件事就把这些药抓回来试试?

毕竟她都这么丑了,总要想办法解决皮肤问题啊!

这会,她把昏迷中发生的事情全忘记了,只以为是盒子前主人留下的药方,

想了想,把地上的纸团又捡起来了,塞进包裹里。

彩云凑过来看,“小姐,这什么?”

她随意应着,“哦,也没什么?说是可以让女子养颜的东西,在那盒子里放着了,等有钱了,咱们照着方子配回来试试,咱俩也整得白点。”

彩云还小,对美的想法没那么高,憋憋嘴,“奴婢到是想,明天三餐都吃红薯,后天也是红薯,大后天还是红薯,就有些难过了。美不美的,不在乎。”

唐萦歌听了,脸也落了下来,悻悻然的躺在床上。

老吃红薯的确不行,不吃成红薯,也有吃光那一日,怎么能赚点钱呢?

许是太累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睡至半夜,唐萦歌被院中枯枝踩踏的“沙沙”声弄醒,说也奇怪,夜猫子叫她都没醒,院中有脚步声,她一下子就警醒了。

进贼了!

翻身骨碌就起来了。心中估算来人不是劫财就是劫色,她到想看看谁这么没眼色,不管劫财还是劫色,她都能让来人哭着回去!

思忖间,人已偷偷靠到了门板边。

外面的人踩着荒草的声音越来越近,人影投射过来,是个瘦高男子。

唐萦歌拽了拽额前头发,将长发半挡住全脸,随后单手撑住门框,做出一个高难度S曲线。

门板被人撬开,门缝越来越大,唐萦歌捏着嗓子,让自己声音尽量充满魅态。

“闺中多寂寞,公子是来与奴家幽会的吗?”

俞林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游手好闲,今天他听刘川穹说,村里新来了一对主仆,那家丫鬟拿着一支上好的发钗去他家只换了二套被褥。

这一套被褥就算是新的,才几个钱,用首饰换,在他眼里就是炫富。

这对主仆有钱,他就想着要来讨点便宜。

门还没推开,就听到一声阴森森的女鬼招魂声,“闺中多寂寞,公子是来与奴家幽会的吗?”

俞林身上一冷,门缝正好嵌开,抬头对上肉团团,满是黑发遮挡的鬼影,“妈呀”一声,转身就跑。

“别追我呀……”

唐萦歌上前,一个踏步就扯住他的头发。

“来都来了,不让大姐我乐呵一下就想跑?告诉你,进了我这个院子,不让我开兴一下就想走,没门。”

俞林真想跪下了,这小姐,不,这母夜叉想吸自己精髓啦!。

他扯着头发,哭着发誓道:“你死了心吧,打死我也不会从的。”

唐萦歌内心一万个草泥马奔过,她是得多丑,让一个贼吓成这样。

她生气,抬手对着他背就是一巴掌,手上加了力气,俞林险些没忍住咳血,直接趴到地上。

唐萦歌一脚踏上去鄙夷,“弱鸡,你还真敢往自已脸上贴金!我说得高兴,是想着把你衣服扒光挂在村口的歪脖子榆树上,让所有人看着好玩?还是把你丢到村尾茅厕,让起夜的村民好好淋淋好玩!这两样,你选一个吧。”

俞林扭着脖子,用诡异的眼神看着踩着他的凶神恶煞,“你,你到底是不是女人?”这种事也干得出来,也太狠了吧!

唐萦歌垂下头,撩开头发,露出自已的脸,“你说呢?”

俞林吓得赶紧缩回头,“你饶了我吧,我只是想偷点钱给我娘抓药,我没想劫色啊!”

他喊得凄厉,唐萦歌不为所动。

她冷笑,“被抓住的贼都是这套话,什么上有老下有小,想让本小姐同情你,没门!不过呢!”她揉了揉下巴,“想让我饶了你,也行。把你平日里偷的东西都吐出来,我要的不多,二十两就好。”

没办法,她也穷,见面分一半,缓解一下苦日子吗,她乐观的想着。

俞林啃着泥巴,挣扎反抗,可恨夜叉的力气太大了,气得捶地,“二十两,别说我没有,整个溪云村都凑不出这么多钱。干脆你杀了我吧!”

唐萦歌错愕,摸了摸下巴,二十两很多钱吗?她有些没概念。松开脚,踢了踢地上躺着的人,“那你说怎么办?你惹到老娘我了,不让我高兴,我就把你家砸喽!”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币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币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