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约翰伯爵
更新时间:2019-10-11 09:53:10 字数:1025

“虏我娘亲的凶徒之女,娘啊,儿一定要杀了她,为你报仇雪恨。”“儿呵,她可是你的亲妹妹呀。”逐把一段久远的孽情,断断续续的讲了。

直听得易人和同来的大汉们。

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就在众人茫茫然之际,身边却倏地多了一个人。但见她,裾袂飘飘,秀丽端庄,大家闺秀风范中,又似带男儿果敢坚韧之勇……

易娘蓦然睁大眼睛。

“师父,端阳,你来了?”

来人点头,冷峻道:“易娘呵,你还认得老夫?十七年一别,你还没变啊。”“你也没变呵,端阳,你,还不能原谅我们吗?”

“唉,气数已尽,就莫谈这些了。来,我看看,还有救吧?见血封喉啊,天下还无此解药。”

易人、飞燕和众大汉都迷惑不解的听着二人的对话,面面相觑。

端阳终于抬起头:“事已至此,我也无法。易娘呵,你去吧,我原谅你们了。”说毕,也不瞧众人一眼,留下一路歌声,幽幽远去: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看人间多少故事/最销魂梅花三弄/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看人间多少故事/最销魂梅花三弄/”

易人似有所悟。

向远去的她伸出双手。

“爹!师父!”云中飘来渺茫的话音:“易儿,你姓易,记住,你姓易呵,接住了,记住,他年若有急切处,化笛出招天地诛,一曲梅花三弄调,不被人间风流误。易儿啊!江湖险恶,保重。”

一枝笛子从半空中徐徐降下。

易人伸手接住。

一抚,那笛子清光如注。易人高兴,右手指插进笛孔,笛子却忽地化入他食指。一抖,依然成笛,见风长,迎光变;再一抖,化为食指,纤纤长长,光光滑滑,与常人无异……

风雨飘摇!

风雨如晦!

倥偬中,三百年时光飞驶而过,弹指一挥间。

200×年×月×日。

英国·伦敦·威斯敏斯特区。

维多利亚大街,苏格兰广场顶层,城市警察局特别警察分局局长办公室,局长约翰伯爵,正依在舒适的大沙发上闭目沉思。

随着二下轻捷的敲门声。

女秘书珍妮中尉推门而入。

珍妮一头漂亮的金发在正午的阳光里,闪闪发光。见局长正在休息,珍妮原本该知趣的入下文件退出,再掩上橡木门。

可今天。

这份文件太重要和急切。

珍妮不得不叫醒局长:“局长,国际刑警总部急件。”约翰睁开了眼睛:“上帝,发生了什么事?”局长知道,设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国际刑警总部。

一般不会直接向。

设在论英国伦敦的国际刑警欧洲总部发文。

除非特别紧急,特别重大的案情发生。“拆开!”珍妮有些不高兴的拿起纤长的裁纸刀,一面拆封,一边嗔着嘴唇盯盯局座。

如果是在平时。

英国绅士的局座。

会先殷勤的向女下属微笑,再以商量的口吻,问是否可以帮忙?不胜荣耀云云。年轻美丽的珍妮中尉,一向深得局座赏识。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