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更新时间:2021-09-01 13:27:51 字数:1661

许宿清出现了。

许宿清离她们有些远,一时半会儿不知发生了变故,便照着计划行事。

与此同时,赵沅青身边的三念也跳下了河。

见三念下水,许宿清更是尽了全力去救人,而三念早早得了自家姑娘的吩咐,不过是做了场戏。

等许宿清抱住傅乐俪,认出对方的时候,溺水人本能的求生能力,许宿清压根已经挣脱不了,而在这一番挣扎中,计划中那些被故意引来的夫人小姐也已经到场了。

赵沅青余光一直注意着周遭,等瞥见有人过来时,一挥手,直接一巴掌打在了赵素兰的脸上。

赵素兰这会正愁该如何收尾,冷不防一巴掌下来,痛得她眼眶泛起了泪,她不敢置信地望着赵沅青,又气又急:“二姐,你打我?”

赵沅青身为嫡女,一直自持身份,从来不与庶出子女计较,虽然往日里姐妹关系不算亲厚,但一直将表面功夫做得很好,何曾这般直接动过手。

赵沅青故作恼怒:“三妹,你太过分了!你再不满乐俪,也不该下此毒手!春日水寒,若是乐俪有个好歹,我饶不了你!”

赵素兰大抵没想到赵沅青会倒打一耙,气红了眼,辩驳:“明明是……”

“够了!”赵沅青厉声打断了赵素兰:“我亲眼所见,你还要狡辩?等回去了,我自禀明祖母,该如何处置你,由祖母定夺!”

“你……”赵素兰一时有些摸不着赵沅青的路数,等视线瞥见已经走近的夫人小姐们时,脸色一白,赵沅青做了一场戏嫁祸她。

她绝不能让赵沅青得逞。

“二姐,明明是你推傅姑娘下水,你为何要污蔑我。”赵素兰忙开口质问。

赵沅青似是一愣,随后露出不敢置信的模样来,还不待她说什么,夫人们已经走到跟前,而赵沅青似乎才注意到来人,面色一变,忙敛了神色,转身同人见礼:“靖国公夫人。”

为首的便是靖国公的夫人,靖国公手握兵权,身份不一般,颇有说话权。

“这是出了何事?”

靖国公夫人瞧了一眼河中,许宿清已经带着傅乐俪往岸边来,生命大抵无忧,但思及姑娘家的清誉,靖国公夫人蹙了蹙眉。

赵素兰哪里能让赵沅青抢先,忙开了口:“二姐姐不知怎的,就把傅姑娘推下河了。”

赵沅青听到赵素兰的话,似有心痛,随后有些勉强地笑了笑:“是沅青的不是,与乐俪起了些冲突,手下一时没个轻重,误将人推入了河中。”说完,赵沅青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傅乐俪的方向:“三念的水性向来极好,可到底还是晚了一步,乐俪……”赵沅青点到即止,眸中全是担忧和歉意。

一个急匆匆的推卸责任,一个举止大方地认下罪名,谁更高一筹,显而易见。

何况,这行人里大多都是正经的嫡母嫡女。再者,赵沅青在贵女圈子里素有口碑,加上她身份尊贵,众人心里难免有了偏向。

“孩子。”靖国公夫人握住赵沅青的手,轻轻地拍了拍。

赵沅青似是有所感动,瞬间红了眼,但却强撑着不落泪,朝着靖国公夫人笑了笑。

赵素兰面色已经惨白一片。

完了。

她脑海里只有这两个字,她应该出声辩解,可赵沅青的戏做的太好,此刻她再说什么,恐怕已经很难取信,甚至会越说越错,赵素兰一时之间根本想不出到底应该如何去做才能扭转这一切。

她甚至开始怨恨上了傅乐俪,若是傅乐俪带了丫鬟,便就有了人证,而不是现在,单单她与自己丫鬟的说辞,如何能让人信服。

说话间,许宿清已经在三念的相助下,将傅乐俪救上了岸。

傅乐俪吞了不少水,此时已经昏迷失去意识。

即便她还清醒着,一旁有三念在,赵沅青也不会让傅乐俪有开口的机会。

这一出蹩脚的计谋,在洞悉先机之后,想要破局实在过于简单。但赵沅青想要的绝不只是简单的破局,这一步,是她复仇大局中落下的第一子。

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先送乐俪回去吧,小心别受了寒。”靖国公夫人开了口,随后又望向许宿清:“许世子也去换身衣裳吧。”

许宿清此刻心中一堆问题,但此时也只能先行离开。

这一出姑娘家的恩怨,日后自有两家人决断,靖国公夫人显然不打算越矩,她留了个婆子帮忙,便就带着众人离开。

“还要请赵二姑娘带路。”婆子将傅乐俪背了起来,同赵沅青恭敬道。

赵沅青微微颔首,随后将三念招了过来:“三念,你先陪乐俪回去。”说着,又冷眼望向赵素兰:“三妹,我有话要同你说。”

婆子瞧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方才的那一出,她都瞧在眼里,这显然是作为嫡女的赵沅青,要事后同赵素兰算账了。

三念带着婆子离开,此处便就只剩下了赵素兰主仆两人与赵沅青了。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币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币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