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潜力”学生
更新时间:2019-01-03 12:05:22 字数:1346

关于偶像的讨论总会持续一段时间,直到上课铃声响了,这节是政治课,于圣杰又不见了。政治老师已经习惯了,连问都懒得问一句。

放学后,大家都陆陆续续地离校回家了,只有项夏极不情愿地去了陈悦雯的办公室,陈悦雯的态度还算和蔼,问项夏什么原因导致最近状态不佳。

“坐吧,项夏,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

“那是你爸和你妈……”

“他们早离婚了,联系少。”

“不会是……早恋吧?”

项夏警觉地抬起头,陈悦雯在怀疑在什么?

“呵呵,项夏,我也是从这个年龄过来的,所以理解……”

“您看到什么了?”

项夏最讨厌这种没有根据的胡乱猜测,学生一出现问题就归结为早恋,老师们心里抵触的东西,非要强加在她们的身上。

陈悦雯皱了皱眉头,本意不想戳穿项夏,但不说又不能让她信服。

“我看到于圣杰和你……”

“陈老师!”

项夏激动地站了起来,说她和于圣杰早恋?简直就是侮辱!她和他可能在一起的几率好比火星撞地球,现在不可能,将来更不可能。更何况,K高的高岭之花于圣杰何等牛掰,暗恋他的女生数不胜数,他都不屑一顾,怎么可能把眼光放在平庸的小女生身上?

“如果多说几句话也算早恋,老师还需要听我解释吗?”

“这个……不是就好,老师也是着急,怕一些事耽误了你的学习,你是个有潜力的学生。”

陈悦雯转移了话题,象征性地说了项夏几个优点后,开始不厌其烦的说服教育,说了大约一个小时才肯放项夏回家,项夏听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时间差不多了,你先走吧。”

“哦。”

项夏打了一个哈欠,拿起了书包,走之前她小心地向窗外看了一眼,陈老师的办公室正好对着学校的大门,隐约可以看见几个身影晃来晃去,不会是于圣杰和他的党羽吧?

“老师,我帮你擦擦桌子吧。”

“不用,太晚了。”

虽然陈悦雯极力劝阻了,项夏还是掏出了纸巾假模假样地擦了起来,一边擦,她一边瞥着窗外,有些心不在焉。

陈老师办公桌上的东西很杂乱,除了几摞作业本,还有试卷和学案夹子,项夏擦得心不在焉,一个不下心手肘扫到了学案,学案哗啦啦散落在了地上。

“对不起,我帮您捡起来。”

项夏俯身去捡学案,意外发现了一张飘落的A4纸,题头是“高二六班问题学生”,其中一个名字就是她,项夏愣住了。

“说了不用你,净添乱……”

陈悦雯快速把A4纸抢了过去,三下两下揉皱扔进了垃圾桶,她的表情看起来不自然。

项夏感到很吃惊,一向强调公平公正的陈老师竟私底下把六班的学生划分了三六九等,她属于问题学生的行列。

“回去吧。”陈悦雯低头地整理着学案,没再多看项夏一眼。

项夏木然地离开了陈悦雯的办公室,在教学楼外的台阶上坐了很久,眼前充斥的都是A4纸上的名字,风从侧面吹来,凌乱了她的长发,一份难解的忧愁涌上心头。

足球场上,还有几个校队的男生在踢球,这周有全校范围的足球比赛,他们希望能代表班级拿到好的名次。

三三两两的有人走出校门,却不见了于圣杰的影子,他应该等不及回去了。

项夏长长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安稳地回家了,可走出学校大门不远,便看到一个身影,那是于圣杰吗?项夏觉得头皮一紧,转身就要跑,又觉得于圣杰有些不对。

项夏和于圣杰的关系好像老鼠和猫,猫遇到老鼠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飞扑上来,死咬不放,可这次……猫好像出了一点问题。

深吸了口气,项夏决定偷偷摸过去看个究竟。

学校外的墙拐角处,于圣杰低着头,手里拿着一封信,肩头微微耸动,什么亮晶晶的挂在他的脸上……

K高的老大在哭?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