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识破
更新时间:2019-01-03 12:05:23 字数:1513

顾婉没有想到逃了一个多月竟然又撞见了秦子非!

此时她穿着一身服务员服装,低垂着头半跪在包厢的地上拿着抹布在擦拭地上的血迹。

就在几分钟前,夜色一号贵宾包厢的地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顾婉进来收拾的时候那个男人刚刚被保镖像拖死狗一样的拖走,地上一条鲜红的血迹一直从茶几那个位置延续到门口。

包厢里的气氛冷冽压抑,顾婉垂着头,半跪着慢慢的擦着血迹,到达门口的时候,她心里松口气,飞快擦完地上的血迹,顾婉起身伸手去拉门。

手刚接触到门把手,一个声音突然凭空响起:“等一下!”

那声音突如其来的响起,像是毒蛇的信子舔舐她的肌肤,阴寒冰冷,顾婉心里一紧,条件反射般她快速拉开门就往外跑。

刚出去一步,一直大手从后面揪住了她的衣领,她瘦弱的身子被人像老鹰捉小鸡一样的拎了起来。

只是瞬间身子腾空后被重重的惯摔在地毯上,那力道不是一般的大,尽管地上铺着地毯,但是她还是疼得脸都皱了起来。

仰面朝天的躺在地毯上,目光所视之处的正前方坐着一个黑色的身影。

指间的香烟忽灭忽暗,他英俊的脸阴晴难定,顾婉闭了下眼睛,是在做梦吗?

脑回路还没有打开,下一秒一双修长洁白指甲修剪得干净整齐的手伸过来握住了她的下巴,阴森森的声音响起:“你倒是跑啊?”

顾婉浑身都在抖,像是筛子一样的抖,完全控制不住,男人手下用力,握紧她的下巴逼着她抬头和他对视。

只是接触到那双阴翳的眸子,顾婉一下子闭上了眼睛。

她好怕,怕得要死!

男人的手指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摩挲,她能感觉到指腹间的灼热,“撕拉”一声,她脸上的伪装胶布被用力扯了下来。

男人看着眼前干净明媚的脸嗤笑一声:“都是蠢货!只是这样的伪装竟然让你们找了三个多月!”

包厢里的保镖因为这句话一下子低下了头,全都噤若寒蝉。

男人的手指还在摩挲着顾婉的脸,声音温柔可亲,却带着无尽的疏离:“小婉!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这句话听在顾婉耳朵里她脸上的表情变得痛苦到极致,声音颤得慌:“大……大哥!”

“大哥?”男人眼中墨色渐浓,那是他要发怒的表现,只是转瞬,他突然嗤笑一声,轻轻用力把顾婉从地上拎起来。“你记得我是你大哥啊?想大哥没有?”

话音落下当着一屋子保镖的面他就这样亲上了她的唇,保镖全都低头垂目的看着自己的脚尖。

秦子非当他们是空气,舌头长驱直入含住她的丁香吸吮,包厢里很安静,他的粗喘声听起来尤为的清晰。

顾婉像是砧板上的鱼儿,仍由他宰割,秦子非的脾气她可是清楚得很,他随心所欲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她如果惹他不高兴,他能想一万种折磨得她死去活来得办法。

就比如此时,从前他碰她还能够躲着人,不明目张胆,现在竟然当着保镖的面亲她,完全不管她们的关系有多不能见人。

感觉到秦子非身下有东西硬邦邦的顶着她,顾婉心里又羞又气,偏偏他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嘴亲吻着她,一只手堂而皇之的从她衣领伸进去握住了她的白兔。

太耻辱了,秦子非从来没有把她当人,她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玩物,一个可以任意亵玩的东西。

顾婉心里苦涩到极致,秦子非的脾气她也算是了解,她私自逃跑被抓回来肯定是要折辱她的。

以他狠戾的个性,当着那些保镖上他也是完全做得出来的。

心里又怕又气,秦子非的脾气是吃软不吃硬,她现在必须祈求他改变主意。

脑子里百转千回,顾婉强迫自己伸手僵硬的搂住秦子非的脖子,声音带着一丝娇柔:“子非!我要回家!我们回家好不好?”

握住她白兔的手一下子收紧了,顾婉感觉自己真是贱,贱到家了,当着这么一屋子保镖的面她竟然连那样恶心的话都得说,比起当着这一屋子保镖的面被他上,说恶心的话要好太多:“我们回家,回家我再给你!”

“不跑了?”男人嗤笑一声放开她,他的眼中没有半丝情欲,清明得让顾婉害怕。

“不跑了!我再也不会跑了!”顾婉机械的保证。

“记住你说的话!顾婉,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最后一次机会!”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