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伤
更新时间:2019-01-03 12:11:20 字数:1053

明汐恢复了一下,慢慢站起身来,却直接栽进了明邪的怀里,再次昏了过去。

明邪抱着明汐,双目流转金色的光彩,“乖,睡吧,一切都会过去的。”

等你醒来之后,你的一切,都会成为黑猫杂货铺的一部分。

几天了,明汐一直重复着那个噩梦,红色的月亮,古朴的店,橱窗里黑猫诡异的笑着,门口的风铃叮当作响的搅乱梦里的一切,男人的声音萦绕在耳边,扰的她整夜整夜的被惊醒。

明邪担心明汐,也就尽职尽责的陪在她床边照顾,明汐的噩梦却并没有因此而消散,那场遭遇已经让她无法忘怀,即使她努力想去忘记,但那记忆就像是烙印在脑子中一样,整夜整夜的折磨着她。

几天后,明汐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她不打算住下去了,医院虽然很安静,却并不安心,只是现在想想,似乎她也没什么地方能去的了。

“有地方去吗?”明邪帮着明汐收拾好东西,莫名的开口问道。

明汐也不假思索的摇摇头,后知后觉的又点点头,“嗯。”

明邪也赶紧解释,“我看你这住院期间也没个亲人朋友来看看你的。”

“哦,没什么,我只是没跟他们说。”明汐低头收拾好东西,“这段期间麻烦你了。”

“没事,咱们也算朋友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明邪爽朗一笑,“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明汐正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办,听到明邪的话,迟疑了三秒才回答。“不用了,我打个车回去就行。”

“那行,你自己回去小心点,伤口刚刚愈合,要忌腥辣,别沾水,勤换药,药跟绷带我给你单独放在里面一个袋子里了,回去要多休息,伤口还是可能会裂开的。”明邪叮嘱着。

明汐手里紧紧攥着,她很感激明邪对她的照顾,即使这是明邪的职责所在,但这或许是她一辈子都无法碰触的温柔。

之前那位神秘先生付的住院费剩下的医院给退了出来,明汐也没拿,交给了明邪让他有机会还给那位好心的神秘先生,反正她是不想跟那个地方再有什么牵连了。

出了医院,明邪送明汐上了一辆出租车,结果半路明汐却找了个地方就下车了,她现在基本算是无家可归了,又能去哪里呢。明汐一边走一边思考着,卡里还有些积蓄,都是以前打工攒下的,大学之后家里就没有再给她一分钱,学费都是她趁着假期打零工攒齐的,父母原本的意思就没打算让她上大学,是在奶奶的帮助下她才能顺利到校报道。

母亲的话还在耳边回荡,明汐有些虚弱的靠在路边的路灯上,这些年她真的太累了,她那么想反抗,只可惜有些话她始终都说不出口。

“喵”清脆的叫声在耳边响起,明汐抬头看去,黑猫在路边看着她,吓得明汐浑身一哆嗦,立即打起精神站好,却见那黑猫在原地转了两圈,走到她脚边又喵喵的叫了两声,随即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却再次扭头看了一眼明汐,意思很明白,就是让明汐跟它走。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