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叫叔叔啊,小音
更新时间:2019-01-03 12:11:24 字数:2647

“谨言……”凌音的委屈和难堪此时成倍的增加,她喉咙哽咽的难受,话一出口,声线都在克制不住的颤抖。

凌音毕业工作后常去做义工,认识了工友秦天,也就是秦谨言的爷爷,两人成为了忘年交。后来秦爷爷经常带着秦谨言来,两人一来二去便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在一年前确定了婚约。

凌音是在秦谨言向她求婚后才知道,秦爷爷居然是京城秦氏集团的董事长。

京城的秦氏,权势滔天,富可敌国,是根基深厚的大家族,在京城可以说是一手遮天。

凌音无论如何也没料到,光着膀子流汗做义工、和她一起坐在路沿边喝自来水的秦爷爷,会是京城权势最顶端的那个人。

秦爷爷对她,跟对亲孙女一样。

而秦谨言,更是对她体贴关怀,无微不至。

如今,她怎么对得起秦谨言和秦爷爷。

“小音,你怎么了?”秦谨言站了起来,摸了摸凌音的头,“是不是你住院这两天,我没来看你,你生气了。乖,我这两天忙,忙过了我会抽时间好好陪你。”

凌音的心更加往下沉,愧疚感快要压到她窒息,她深吸口气,下定决心开口坦白,却听秦谨言又说道:“我小叔回国了,昨天刚到就出了车祸,还好没受重伤,现在正在医院里,我带你去见见他,你赶紧收拾一下。”

秦谨言的小叔秦暮是秦爷爷二婚后的老来子,比秦谨言只大了两三岁,深得秦爷爷喜欢,只不过很小的时候就去了国外,两三年都见不得回来一次。

秦暮是秦氏集团的继承人,秦氏集团执行总裁的位置一直空着就是留给秦暮的,而秦谨言在公司里掌权多年,也只能听别人称他一声“秦副总”。

凌音听秦谨言提起过,却从来都没见过真人。

“谨言,我有事想跟你说。”凌音哪有心思见什么小叔。

“好了,有事等会儿说,我跟小叔说了我马上到。我小叔脾气不好,不能让他等。”秦谨言的笑容不减,语气温和。

凌音咬了咬唇,进到病房里间换好衣服跟着秦谨言出了门。

既然如此,正好缓一缓。

她自己的脑子都还是一团浆糊,又怎么跟他解释得清楚。

凌音跟着秦谨言进了电梯,上了顶楼,到了一间病房门前。

她倒吸一口冷气,左右两边看了看,再三确认这件病房的位置。

然后!

心如死灰!

她浑身的血液都仿佛再瞬间冻结,从头到脚凉得彻底,呼吸都已经凝固。

这间病房她再熟悉不过。

十分钟前,她才刚从这里走出来。

她心里期望着,秦谨言开口说一句:找错了,是下一间。

可是……

“小音,愣着干嘛?”秦谨言回眸,笑着伸手揽住凌音的腰,将内心翻江倒海的她带进了病房,紧接着,恭恭敬敬的朝着病房里的人叫了一声:“小叔。”

正从洗漱间出来的秦暮依旧是一身病号服,将他精壮颀长的身形勾勒的刚刚好。

他才洗漱完,额上的碎发还沾着水珠,随着秦暮的走动,顺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轮廓滑落,滴在他微敞开的劲瘦胸膛上,散发出奇异的光,充满了禁欲系诱惑。

他的目光在凌音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眸底的诧异一闪而过。

随即而来的是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秦暮完美的唇形轻缓微张,嗓音沉郁:“谨言,这就是我侄媳?”

凌音的身体都有些站不稳,脑子快要彻底短路。

她剩下的唯一念头就是:

完了!

为什么偏偏是他!

“是的。”秦谨言朝着秦暮笑笑,侧头看了看凌音,摸摸她的头,柔声提醒道,“叫小叔啊,小音。”

“小……小叔……”凌音垂在身子两侧的手紧紧攥着,指甲深深的掐进了肉里。

“小叔,听说你今天就能出院了?那爷爷给你准备在今晚的接风宴不用改期了。”秦谨言笑得谦恭有礼。

“我下午有两个朋友跟我接风,快到晚饭的时候我会回家。”秦暮坐到了沙发上,修长的双腿相叠,贵气逼人。

此时,秦谨言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他拿出一看,按下了接听键:“冉冉,送到了吗?……好,你直接上住院部顶楼,我在电梯门口等你。”

挂断电话,秦谨言歉意的说道:“小叔,公司有个紧急的合同要我马上签字,我秘书送过来了,我去去就回。哎,你是不知道,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我忙,累死了。还好现在你回来了,我也可以轻松些。”

秦暮笑笑,不置可否。

秦谨言快步出门,房间里只剩下凌音和秦暮两个人。

秦暮一双黑如曜石般的深邃眸子轻轻瞥了眼站着不知所措的凌音,一抹戏谑的笑意浮上他性感的薄唇:“侄媳,钱带来了吗?”

在秦暮的注视下,凌音的羞赧和屈辱被无限放大,秦暮的讥嘲她自然听得出来。

她死死咬着唇,清澈的瞳仁定定的看着他:“小叔,你可能觉得我是一个风流浪荡的女人,但昨天的事情我不是故意的。我相信你也能察觉得出,我是被人下了药。我喜欢谨言,出了这种事情,我也知道他可能不会原谅我,我现在就出去向他坦白,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能承受得住。”

“我本来以为你会求我保密,而我……”秦暮衿贵俊美的脸上杨起高深莫测的笑,“不一定会拒绝。”

“不必了,小叔。”凌音孤傲的扬起下巴,转身就出了门。

她从来都是一个坦坦荡荡的人,受不了这种藏着掖着的煎熬,就像她说的,无论任何结果,她都担得起!

“叮”,秦暮的手机屏幕闪了一下,是助理发来的短信:

昨天车祸的幕后主使已查到,是秦副总。

秦暮纤长的手划过屏幕,将短信删除,唇角勾起一个笑,眸光却冷到了极致。

果然是他。

几年过去,手段还是一如既往的拙劣。

和他这个侄子相比,侄媳倒是可爱得多……

凌音走到电梯前,空无一人。

反而旁边的应急楼梯间里传来了细若蚊蝇的声响。

她走过去,消防门并未关严,透过缝隙,正好可以看见面对而立的许冉冉和秦谨言。

许冉冉是凌音的闺蜜,也是大学时的室友,一年前凌音介绍她到了秦氏总部工作,秦谨言大度的给了总经理办公室主任的职务。这个职务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算得上是秦谨言的贴身秘书。

她现在要说的事情虽然难以启齿,可许冉冉是她的闺蜜,她也不用顾忌什么。

她正欲推开走进楼梯间,却清晰的听见许冉冉开口说了一句令她迈不动步子的话:“昨天我雇的人跟丢了,不知道她藏去了哪儿,我放的媚药可是加足了分量,没想到她居然能抵抗得住还能跑。”

凌音只觉自己的心脏被人死死掐住,呼吸停滞,血液也跟着凝固。

不可能,她一定是听错了。

一定是昨天的药效还没过,出现了幻听。

可接下来秦谨言的话,却一字一句听得清清楚楚,将她彻底打入深渊:“错过这次机会,她肯定有所防备,下次就难了。现在秦暮回来,我还得想办法对付他,继承权更重要,我们的事情再缓缓。还有,老爷子最疼凌音,再拿到继承权之前,我们明面上还得哄着她,别露出马脚。”

“这个还需要你提醒吗,我心里有数。”许冉冉娇滴滴的捶了一下秦谨言的胸膛,低头撒着娇,“今晚给秦暮的接风宴结束,你去我那儿呗。”

“才过几天就等不及了,小妖精!”

凌音踉跄地往后倒退一步,整个人如同狂风暴雨里飘零的孤舟,巨大的悲痛瞬间将她的心啃噬殆尽。

凌音站定身子,自嘲的冷笑一声,目光灼灼的看着楼梯间的两个人影。

是他们演技太好,还是自己太蠢,才会被这样两个人渣骗了多年!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