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酒吧渡劫
更新时间:2019-01-03 12:11:24 字数:2631

酒吧的吧台旁,凌音单手撑着脑袋,另一只纤长白皙的手里握着酒杯,轻轻的摇晃。

酒杯里的猩红液体,仿佛都在随着震耳欲聋的摇滚乐肆意晃动,映射出五彩斑斓的光。

一杯酒下肚,辛辣的刺痛蔓延全身。

凌音又倒满一杯,将酒杯放在眼前,指着它口齿不清的骂道:“哼,我告诉你,我……我才不伤心呢。不就是闺蜜和未婚夫一起背叛我吗,不就是给我下药让我失身了吗,多……多大点事儿!”

凌音骂着骂着,眼眶里忽然泛起一层湿润,喉咙一哽,仿佛眼泪就要夺眶而出。

今天早上,她是多想推开消防门质问他们俩。

可是质问了又如何,能改变什么。

呵!

他们能演,她也不是吃素的。

他们俩怎么背地里骗她设计她,她就要不动声色的一点点拿回来!

不过就是拼演技罢了。

她要是进娱乐圈,小金人都得是她的。

她努力憋回了泪水,霍然站起身,举臂指天,大吼说道:“我凌音,金刚之身,百毒不侵,妖魔鬼怪休想害我!”

“道长,您渡劫结束了没,能消停会儿不?”调酒师无奈的朝凌音说了一句。

这个客人从早上喝到现在,嘴里嘟嘟囔囔的就没停过。

此时正是下午,酒吧里客人本就不多,万一她耍起酒疯来,客人还不得被她吓走一半。

调酒师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带着绿色大耳钉的肥壮男人走到了凌音面前:“小美人,哪儿有妖魔鬼怪啊?别怕,我带去你我的仙道洞府。”

耳钉男早都注意到凌音了,好不容易等到她醉的胡言乱语了,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调酒师撇撇嘴,摇头往另一边走了,酒吧里喝醉的独身女人大多是这种下场,他就是想管也有心无力。

耳钉男就站在凌音一步远的距离,身上刺鼻的烟味令她厌烦,她不耐烦的推开,冷声说道:“理我远点。”

“性子够烈,我喜欢!”耳钉男不怒反笑,上前一把拽住了凌音的胳膊。

“放开我!”凌音心一沉,酒意也清醒了一分,她使劲推搡耳钉男,他却纹丝未动,甚至张开了双臂作势就要抱上去。

凌音余光看向吧台上的酒瓶,一咬牙,伸手抄着酒瓶径直向耳钉男砸过去。

“砰”!

酒瓶在耳钉男的头上应声而碎,他摇晃了两步,手往头上一摸,一手的血和酒。

这么大的动静吸引了酒吧里所有人的注意,每个人都纷纷侧目看来。

“特么的,看今天老子怎么收拾你。”耳钉男将手上的血往大腿上一擦,脸上的横肉一抖一抖的扭曲无比,手握成拳头,狠厉的朝凌音揍了过去。

拳头近在眼前,凌音躲避不及,心中一慌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却听“咔嚓”一声,意料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反倒是一声男人的惨叫划破空气,将嘈杂的音乐声都掩盖了下去。

凌音奇怪的睁开了眼,站在她对面的耳钉男吊着一根晃晃荡荡的手臂,躺在地上龇牙咧嘴,一脸的痛苦相。

可是他的目光却盯在凌音的身后,那目光中掺杂着恐惧,透着无边的惊慌。

凌音回头一看,不禁低呼出声:“小叔!”

秦暮长身玉立,一身高定西服奢华不凡,将他的气质又提了几分,彰显着他的尊贵。

他一双狠厉的眸子注视着地上的男人,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气势。

一句话都不说,却让人不寒而栗。

凌音觉得现在的秦暮和病房里的秦暮判若两人。

今早的他活脱脱一个不怀好意、小有奸计的公子哥。

可此时的他。

像睥睨天下的霸主!

尊贵不容侵犯!

“哇,好帅啊……”

“京城什么时候有这种极品帅哥了!”

“我心里的小鹿快跳出来了,怎么办,花痴病快压不住了!”

四周的惊叹声此起彼伏,酒吧里浓妆艳抹的女人们眼睛都看直了,可她们也只能说说而已,没谁敢真的上前搭讪,秦暮的气场太强,她们都知道这样的男人根本不是能够轻易肖想的。

耳钉男张了张嘴,似乎想骂些什么,可是喉咙一滚一口气咽下去,只恨恨地爬起来连滚带爬的跑开了。

秦暮侧眸看向仰视着自己的凌音,她一双褐色眼眸里倒映着万丈光芒,因着醉意显得迷茫涣散,隐隐绰绰,顾盼生姿。

秦暮只觉身下一紧,全身肌肉忽的紧绷,心底一簇欲望的火焰熊熊燃起。

秦暮蹙了蹙眉,视线移往别处,开口却是对凌音说道:“和我睡一晚至于这么不甘心?跑到酒吧里来买醉!”

如果不是他朋友准备的接风地点恰好在这个酒吧,而他准备离开时刚好听见了这边的动静,那她今天会是怎么样的后果?

凌音眨了眨眼,觉得秦暮的影子模模糊糊,一会儿离她近,一会儿又离她远。

怎么眼睛看不清,耳朵也不灵光了!

她上前一步,一把拽住秦暮的衣领,逼迫他俯身往下,自己也踮起脚尖朝他凑了过去:“小叔,你刚刚说什么?”

秦暮盯着那一张咫尺之遥的精致小脸,她一双卷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像是一根轻盈的羽毛不断的撩拨他的心。

秦暮心底的火焰终于喷薄而发。

又靠他这么近!

当他是死人吗!

秦暮一只大掌扣住凌音的脑后,低头便是一个汹涌霸道的吻。

这个吻缠绵缱绻,引得周围一阵阵惊呼。

凌音本就头昏脑涨,这下子更是无力思考。

只知道呼吸没了,整个人都缺氧!

“就是他们!”一声厉喝打断了这一幕火热。

秦暮放开凌音,剑眉微蹙,深邃的双眸危险的眯了起来,看向声源。

凌音赶忙喘了两口气,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她也看向说话的耳钉男,以及跟在他身后密密麻麻的一群人。

凌音揉了揉眼,抬起纤长的手指一个个点着数:“八个?不对不对,十二个?”

咦,怎么越数越多。

不行,她再数一遍,这点数学还是有信心的!

“你特么数什么数,今天就是你们俩的死期,你还是数数清明节是什么时候,让你家里人给你烧柱香。”耳钉男一张脸恨得牙痒痒,一个字一个字像是从唇腔中挤出来的。

凌音吓得一哆嗦,终于反应了过来。

不好,寻仇的找回来了!

“呵!”秦暮冷冷的一笑,带着浓烈的讥嘲与不屑。

他取下手腕上的手表,放进西装裤兜,将西装和灰色衬衣的袖口随意一折,动作慵懒清贵,洒脱不羁。

凌音瞪大了眼睛。

小叔这是要硬抗着上啊!

这是一打……

一打多少来着!

调酒师的脸已经皱成了一团,拿出电话连忙给经理拨过去。

万一这男的被打死,酒吧又得被调查停业,要赶紧叫人过来守着,千万不能出人命。

“不知死活,现在还想英雄救美呢!”耳钉男往地上啐了一口,手往身后一招,“兄弟们,给我上,把男人的腿给我卸了,女的绑回去大家快活!”

“慢着!”凌音沉声一吼,张开双臂将秦暮护在了身后。

秦暮看着自己身前娇小的身躯,眸色暗了暗,唇角轻轻一勾。

“哟,这是要美人救英雄啊!”耳钉男冷哼,讥诮笑道。

“看来是时候使出绝招了!”凌音深吸一口气,闭目冷声说道。

十几个男人均是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敢轻举妄动。

莫非这女人是什么隐世高手!

秦暮脸上一派轻松,他倒想看看,凌音能变出什么花来。

围观的众人屏息凝视,都在等着看好戏。

凌音缓缓睁开眼,原本涣散模糊的眸中清澈如山间溪泉,温润的唇开合,冷冽的吐出一个字。

“跑!”

话音一落!

凌音迅速转身,拉着秦暮就往酒吧门外冲!

围观的众人挑了挑眉,一脸茫然。

这画风不对啊!

“被耍了!”耳钉男怒骂一声,回头吼道:“追!”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