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小叔快跑,我断后
更新时间:2019-01-03 12:11:24 字数:2832

跑出昏暗的酒吧,室外一片敞亮,下午六点的街道冷冷清清一片开阔,凌音一口气都不敢歇,拉着秦暮的手只知道往前窜。

可耳钉男已经带着众人从酒吧里追了出来,黑压压一群人好不壮观。

眼看着就快被追到,凌音一咬牙,松开了那一只温暖的大掌,将一直沉默地跟在自己身后的秦暮往前一推,喊道:“小叔快逃,我断后!”

昨晚她才强上了他,已经与他有愧,现在不能再将他拖下水。

秦暮看着气喘吁吁的凌音,摇了摇头,唇角勾起一个弧度完美的笑:“就你?”

凌音已经着急得不行了。

她知道这个小叔厉害,可是现在还不慌不忙的耍帅真的好吗?

难道他不知道在这种生死关头,谁话多谁就死的快吗?

“小叔,你能不能先跑,你命值钱,别在这儿磨叽了!”凌音急得脚一剁,回头又向追来的人看去。

再回眸时,只见秦暮一脚踩下旁边一家店门口摆放的滑板。

滑板在空中一个偏亮的旋转,乖乖的落到了秦暮的脚边。

秦暮右脚踩在滑板上,伸手揽住凌音的腰,顺势将凌音抱在了滑板上,左脚往地上一用力,两人箭一般离弦而出,秦暮一个侧身,轻松拐进小巷。

凌音全程懵,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

秦暮太帅了吧,这也可以!

凌音的酒意已经折腾得足够清醒,她仰头看向将自己抱在怀里的秦暮,那一张衿贵俊美的脸上实在是找不出一丝缺陷,鼻梁挺拔,线条分明,在黄昏的夕阳照耀下,格外的璀璨夺目。

秦暮的西装被呼啸的风吹得鼓起,额边的碎发随风飘动。

短短几分钟,身后追着的人早已经被甩得老远,不见了踪影。

可是秦暮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小叔,你带我去哪儿?”劫后重生的凌音语气轻松的问。

“怎么,怕我又把你吃了?”秦暮视线依然看着前方,冷冽的说道。

想到凌音因为后悔昨晚的事情,而借酒消愁去了酒吧,他就忍不住自己的火气。

凌音没好气的瞥了一眼秦暮,好歹他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吧,怎么还是那么冷。

秦暮看出了凌音的不快,正色说道:“今晚是我的接风宴,你不用去吗?”

秦家别墅离这儿不远,赶回去时间正好差不多。

“哦,对,我都忘了!”凌音一拍脑门,她今天光顾着喝酒,把正事忘了。

今晚,正是她收拾渣男渣女的大好时机,决不能错过!

凌音忽然之间想起什么,抬头认真的注视着秦暮问道:“小叔,你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

……

秦家别墅的大厅里,宾客云集,杯觥交错。

秦家第一顺位继承人的接风宴,京城最上层的权贵名流都挤破了脑袋想参加。

毕竟在这种场合,平日里需要付出无数努力的生意,今天只需要一杯酒就可以拿下。

凌音在秦家别墅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回来后趁众人都在忙没人搭理她,已经喝过醒酒汤小睡了一会儿,换好一身晚礼服,整个人恢复了往日的光彩,酒醉的颓然一扫而去。

她站在一个角落,目光清冷的看向大厅中央的秦谨言和许冉冉,许冉冉作为特助跟在秦谨言的身后,一身简单的小黑裙礼服显得干练恭顺。

他们游走于宾客之间,举止有度,温文有礼。

秦谨言注意到了凌音,朝她微微颔首笑了笑。

凌音也是微微一笑,紧跟着走了过去。

“小音,今天你怎么消失了一天,给你打电话也不接。”秦谨言俊逸的脸上挂着得体的笑,语气亲和,伸出手来想要摸摸凌音的头。

“我今天去酒吧喝了两杯酒,那儿太吵,没听见电话响。”凌音却往后退让了一步,避开了秦谨言的手,也是笑意盈盈。

“这样啊,难怪。”秦谨言收回了僵在空中的手,讪讪一笑,似是在缓解尴尬。

“小音,你平时从不去酒吧,怎么今天突然来了兴致啊?是不是发生事情了?”许冉冉一脸关切的问道。

难道昨晚上凌音跑掉之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才去了酒吧?

许冉冉有些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许冉冉关切的神情,在凌音看来,讽刺之极。

“这到没有。”凌音轻描淡写的说道,余光却没有错过许冉冉眸底闪过的一丝失望,她敛了敛心神,侧眸看向秦谨言,“谨言,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坦白。”

“什么事?”秦谨言柔声问道。

“砰”,跟着秦谨言话音落下的,是从凌音手上滑落在地酒杯摔碎的声音。

这一声清脆无比,周围几米内的宾客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连不远处的大提琴手也好奇的停了音乐,看向大厅中央。

一时之间,静谧万分。

凌音心中一笑,不找些观众,这出戏还怎么唱!

“你手伤着没?”秦谨言紧张的拉起凌音的手,蹙眉问道。

“没事。”凌音轻轻咳了咳,将声线提高,“谨言,我们分手吧!”

秦谨言一愣,握住凌音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

宾客们一听,全都尖着耳朵聚精会神。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他对你帅,比你温柔,比你有钱,我一眼见到他就爱上了他不能自拔。”凌音的声线带着细微的啜泣,一脸的愧疚。

秦谨言猛地松开了手,错愕的抬眸。

这是什么意思,要分手怎么还把他先贬低一通。

还当着这么多的人。

凌音明明是很爱他的啊,怎么可能会移情别恋!

此时大厅里的人都已经往这边聚集,密密麻麻的人群垫着脚使劲往里瞧。

秦谨言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连忙稳住情绪,轻声说道:“小音,这件事我们私底下再……”

“最重要的是,”凌音打断,继续故作羞愧的高声说,“我听一个和你上过床的女人说,你那方面不行,我……我可能没办法接受这种情况,对不起!”

宾客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这信息量很大啊!

秦家长孙有了婚约还在外风流,并且传出那方面不行!

好久没有听过这么劲爆的消息了。

“不是,小音,你听谁说的?我哪方面不行了?”秦谨言的面具终于再支撑不住,脸往下拉,大声吼问道,戾气陡生。

“谁说的难道你不知道?你跟几个人上过床?”凌音故作惊讶的反问道。

秦谨言被凌音这么一问,瞬间被噎住!

周围又是一片哗然!

原来还是个种马!

许冉冉连忙拉了拉秦谨言的衣袖,朝他挤眉弄眼,示意他稳住,千万别慌。

秦谨言长呼一口气,揉了揉自己快要炸裂的头。

“你说,你爱上谁了!”秦谨言双眸一眯,转移了话题。

“他!”凌音纤长白皙的手指盈盈一抬,指向了人群中的一个人。

众人均是好奇的顺着看过去,想要知道是谁敢抢秦家的人。

待秦谨言和众人都看清时。

又是一个惊天暴击。

秦暮!

这场闹剧主人公的小叔?

这关系有点复杂啊!

秦暮周围的宾客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独留出一个空间。

秦暮此时已换上一件燕尾服,配上一张如同精工雕刻般的俊逸脸庞,像是上世纪欧洲的王公贵族。

正上方奢华的大吊灯投下暖光,照在他的身上,如黄袍加身,尊贵无比。

他天生就有一股王者之气!

秦谨言的脸色已经煞白,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今天早上凌音一看见秦暮都呆住了,原来是一见钟情。

他是想甩掉她,可绝不是这样的方式!

他最恨的就是秦暮,可偏偏凌音要将他和秦暮对比,还把他贬的一文不值。

凌音得意的一笑,还好她选的是小叔,否则换成其他人,就压不住秦谨言的气场,没有这么好的效果了。

“凌音,我小叔是人中龙凤,是你可以高攀的吗?”秦谨言厉声说道,想要挽回一点自己的尊严。

他往秦暮身边塞了多少绝色美女,一次都没有成功过。秦暮又怎么可能看上凌音。

“其实,我和小音是两情相悦。”秦暮迈开修长的腿,走到凌音的身边,削薄的唇轻启,声音低沉磁性。

凌音脸上的笑容更盛,她早都和秦暮通好了气。

打脸就是要打到最狠!

秦暮继续缓缓开口,有力的大手覆上凌音纤细的腰肢:“而且,我们的订婚典礼就定在下个月十号!”

凌音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侧眸震惊的看向身旁的秦暮。

等等!

这不是他们说好的台词啊!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