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算账
更新时间:2019-01-03 12:11:24 字数:2009

凌音这才明白,自己是被秦暮给耍了,一抬头只见某人已然换好了睡衣睡倒在了她的身边。

果然,心软是一种病!她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万一秦暮真的对她动手动脚,那她是打呢?还是不打呢?

不过,貌似她也打不过啊!

正当凌音纠结的时候,旁边已然睡下的秦暮好似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当中。而且,看起来当真并无过多的举动。这才安心的转了个身,精神放松下来后,没一会就睡着了。

而在身后的秦暮,却在凌音睡着后,轻轻地抱住了她,就像一个渴望得到糖果的孩子终于得到了自己心仪的糖果一般,嘴角边挂上了很是满足的微笑。

这一夜,算是安然无恙的度过了。

第二天一早,凌音起床时发现秦暮已经不在身边,房间里也没有他的踪迹。

真是奇怪,难道他把她丢在这里然后自己跑路了?

“也不知道这里好不好打车,要怎么回去?”

凌音一边嘟囔着一边打开房门,刚准备下楼,却发现秦暮正坐在餐桌旁,很是自在的喝着牛奶吃着早餐。

他没走?!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秦暮抬起眼看了一眼正准备下楼的凌音,眉头止不住地皱了起来。

“一会爸要见我们,你不要告诉我,你就打算这个样子过去。”

凌音愣了愣,忽然反应过来,秦暮口中的爸爸就是她的忘年交秦天。

一下子从爷爷转变为爸爸,这辈分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凌音顿时还有点没缓过劲来。

“可,可是你这里没有女生的衣服啊。”凌音指了指自己身上,前一晚因为没换而直接睡下后变得皱巴巴的小礼服,很是无奈道,“那我要穿什么,难不成穿你的衣服?”

秦暮白了她一眼道:“想得美,我的衣服你还穿不上。楼上浴室里有给你买好的衣服,你自己看着办吧!”

“哦。”

偷偷吐了个舌头,做了个鬼脸后,凌音连忙回到房间里沐浴换衣。

不得不说,虽然秦暮说起话来不中听,但选衣服的眼光看上去还不错。

用随身带着的保湿品和化妆品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之后,凌音对于现在的模样还算比较满意,这才下楼打算好好的享受一下早餐,再去见秦爷爷。

但是,当她下楼的那一刻,为什么秦暮的脸色会忽然间变得很是阴沉。而且,只是看了她一眼后就一句话也不说上楼了。

“真是奇怪。”

凌音倒也没多想,毕竟在她看来秦暮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个变化多端,阴晴不定的人。

回到楼上浴室的秦暮,二话不说打开冷水,对着自己就是倾盆而下。

以后绝对不再给她买短裙了,秦暮这样暗想着,不然的话,以后还不知道要冲多少次冷水澡才可以把内心的焦躁按捺下去。

在把内心的那股子燥热用冷水压下去之后,秦暮这才换了另外一身衣服回到餐桌边上。而凌音也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正一边喝着牛奶一边用手机刷微博。

“话说,没有在你家看到做饭阿姨啊!”凌音好奇道,“这早饭都是谁做的?”

秦暮没好气地说道:“这里不是有一个大活人吗?怎么,我就不能做了?”

所以,今天她早上吃的都是秦暮做的饭菜?那,这算不算又欠了一顿?要还吗?

用完早餐后,两人便一同来到了老宅。本以为和秦天见面是商议订婚宴的事情,凌音还打算趁着这个时候把该说的都说清楚。但谁知道,到了那之后才发现,还有秦谨言和宋秀芳在场。

而且,两人的脸上满是严肃,看向凌音的眼神中甚至还带有很深的怨恨。

秦天见凌音和秦暮已到,便招招手道:“来,到我这里来。趁着今天大家都在,有些话该说的都敞开说清楚。咱们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爸,这件事情可真怪不到我和谨言的头上啊!”

没等凌音询问到底是什么事情,要说什么话,就见宋秀芳叫喊道:“我那样做也是教她规矩,咱们秦家的门是别人随随便便就能进来的吗?况且,她当众让谨言难堪,打她几下怎么了?”

这下子,凌音算是明白了。

原来秦天老爷子知道了昨天发生的事情,也知道了宋秀芳请人以教规矩的形式把她给毒打了一顿,所以现在才有了这公堂会审的局面。

“打几下怎么了?”秦暮将凌音护到身后,看着宋秀芳道,“我看在大哥的面上,管你叫一声大嫂。若不是谨言做的事情太过分,又怎么会发生后面的事情?好聚好散说的容易,谨言的脾气咱们不是不知道。他要是能好聚好散,我想小音也用不着当众给他难堪了。”

“秦暮!”

宋秀芳气的浑身发抖,指着他一时间语塞。

而她身后的秦谨言此时却站了出来,看着凌音道:“小音,我知道我和我小叔比起来,样样不如他。你要真喜欢他,跟我说一声就是了。何必当众闹得大家下不来台呢?至于我脚踏几只船,你听谁说的?况且,咱们交往期间,是你一直不肯让我碰的,怎么忽然间就变成了,我那方面不行了呢?小音,我待你不亏啊!”

这话说的,凌音差一点就要鼓掌叫好了。

所以,合着感情宋秀芳打她还是应该的,她还要感谢宋秀芳教育她是吗?

“如果,你没有在外面跟别的女人乱搞,我会听到这些风言风语吗?”凌音白了他一眼,咬着牙道,“秦谨言,做人要讲良心!你在外面跟别的女人乱搞,不怕得病我还怕呢!”

本对秦谨言还抱有那么一丝的内疚,但就今天的事情而言,她对这个男人早已没有了半分内疚,连半分好感也已荡然无存。

要说还剩下点什么,那就是想要把他弄死丢到海里喂鱼的心更加强烈了。

“好了,都别说了!”

一直没说话的秦天忽然拍了一下桌子道:“事已至此,再这样争执下去又有什么用?”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