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精心准备破阴谋
更新时间:2019-10-11 09:51:21 字数:2013

小雅看了一眼还在灯下描描画画的慕绾绾,不由上前担心地说道:“小姐,夜已经深了,早点休息吧。”

慕绾绾随意的挥了挥手:“你先去睡吧,我先画完这张图。”

“到底是什么图啊?怎么花了这么长时间?”原来用过晚饭回到秋水阁,慕绾绾就铺纸作画,转眼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

小雅中途看过一眼却是百思不得其解,似乎是美人图却没有脸,可那身段风流婉约,绝对是个女子,倒是衣裳样式从未见过。

慕绾绾煞有介事地说道:“这是我自己设计的衣裳,怎么样,好看吗?”

小雅失笑:“小姐,你可真是糊涂了,这好看是好看,可是衣裳图都是横平铺直的,你这样不好做啊。”

慕绾绾说道:“这个只是成品图罢了,待会儿我会画一个细节直观图,绣娘一定会看得懂的,小雅,你明天就去找个口风紧的活好儿的绣娘。”

“姑娘你更是糊涂了,哪里用得着找,姨娘的绣活儿就是顶好的,当年姨娘可是凭借一手好绣工才进了府呢!”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慕绾绾眼睛一亮,正欲说什么门外却传来动静。

慕绾绾出去一看竟然是慕清月身边的丫鬟清荷。

清荷脸上挂着温柔热络的笑容,将手中的一个锦盒递过来:“大小姐知道三姑娘衣裳不多,特意嘱托我送来的衣裳和首饰,还望三姑娘不嫌弃呢!”

“这是哪里的话,我感恩还来不及,清荷姑娘快请进来喝口茶!”慕绾绾面带感激的说道。

清荷瞅一眼这简陋的秋水阁,委婉的拒绝:“这就不了,奴婢还得赶回去复命呢。”

送走了清荷,小雅撅起了小嘴儿:“那清荷当真和大小姐一样虚伪,分明就是瞧不起咱们还能装的温柔得体。”

慕绾绾面色淡淡:“这也是她们的本事,人活着总得选择适合自己的活法,慕清月家世身份才华皆不缺,便是装模做样也有大把的人捧着。”

小雅耸了耸鼻子:“那小姐快试一试这些衣裳首饰吧,看看是否合身。”说着打开了那锦盒。

只见锦盒里面放着一身绯红色的织锦撒花曳地裙,至于说首饰倒是翡翠镶珠银簪。

慕绾绾只瞅了一眼便道:“将那首饰留下,衣裳就收起来吧。”

“小姐!这是为何?我看这衣衫挺好的呀!” 小雅不解的问道。

慕绾绾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小雅的额头:“你呀,可真是个笨家伙儿,只管看着就是了。”

……

时光流逝,整日忙忙碌碌,转眼就到了三月三这日。

慕家一大早就备好了马车送三位小姐,慕清月刚刚掀起帘子就听到慕清柔焦急地催促道:“大姐,快些快些,可别让那贱蹄子跟上来!”

慕清月面色微寒:“不是和你说了今日一定要带慕绾绾一起去吗?怎么你又这般小气了?”

慕清柔却是面色不忿:“我知道大姐你是想让那贱蹄子丢脸,可是何必连累我们姐妹?”

“我昨儿就留了个心眼,通知那贱人是辰时出发,足足晚了一个时辰,到时候只要那贱人自己丢脸就好了!我可不要和奴婢生的孩子呆在一起!”

慕清月叹了口气,不过慕清柔说的有理,便也没有阻拦,二人自行先去了柳府。

待到了辰时,小雅急匆匆冲进屋子,声音哽咽的诉苦:“小姐,大小姐二小姐她们……”余下的话就卡在了喉咙中 。

只见慕绾绾身上穿着一件淡青色一团雪绣文烟罗裙,样式是闻所未闻,是一件绣着山茶花的抹胸,外罩了一件如烟似雾的轻衫,下则是一百褶襦裙。

这一身端的是风流妩媚,小雅往日就知晓小姐好看,可是今日将这份美露出来才是摄人心魄。

“小姐……”

慕绾绾看到小雅痴迷的眼神,轻笑一声:“好了回神了,你刚刚冲进来是要说什么?”

小雅回过神想起自己的花痴样子一阵脸红,不过还记得正事:“是大小姐和二小姐!刚刚管家和我说她们早就提前一个时辰出发了,可是现在也没有多余的马车送咋们了!”

慕绾绾眉头微蹙,却不是为这一趟马车,自己到出嫁之前还有大把时间要呆在慕府,看来还得找个时间培养几个得用的人。

“无妨,你那这些银子赶紧去永巷租一辆马车,我们还有时间。”

…………

柳府。

柳相本就是三朝阁老,如今更是位极人臣,柳府算不上奢靡富贵,却也是通透雅致,用来开诗社最好不过。

现已经过了辰时,京城女眷已经到了大半,正三两成团的在一起嬉笑打闹。

大封朝男女大防并不十分严苛,况且结成姻亲贯是京城壮大势力的一种手段,所以今日也有许多少年俊杰,不过是隔了一条流水在另外一个阁子里面罢了。

“哎,对了,我今儿听说慕家三小姐可是也要过来?”正是热闹是人群里面冷不丁传来一个声音。

瞬间慕清月和慕清柔变成了人群焦点。

慕清柔面色不好,慕清月却是面色如常:“正是呢,也是我那妹妹第一次参加这种诗社,或许一会儿就到了。”

众人闻言便不再多说,却有一个穿蓝衣的姑娘开口道:“不过是一个奴婢生的,竟也让我们正经的嫡女等她,当真是不识礼数!”

此人正是慕清月身边的一个小跟班,父亲不过是五品侍郎,惯爱巴结慕清月,众人看慕清月只是笑笑并不反驳,心中就有了计较。

嫡女和庶女本就有天壤之别,能好好相处才是怪哉。

正在众贵女议论纷纷时,那边水阁中的男子却是突然没了声音,贵女们好奇顺着眼光看去时却也一下子没了声音。

进来的那人一身淡青色绣一团雪,身上的抹胸包裹着颤巍巍的雪白,外拢的轻衫浅薄飘逸,恰逢此时吹来一阵微风带着栀子花的香气,轻衫和百褶裙浮动丝丝涟漪。

这是何方的仙子?在场的人心里不禁想着。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