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巧对茶花诗
更新时间:2019-10-11 09:51:24 字数:2028

在场的人莫不屏息,尤其是水阁那一边的少年郎,眼睛几乎是黏在了那倩影身上。

这衣裳当然让人惊艳,目光上移到脸庞更是如茶花般婉转娇嫩,月光般皎洁清丽。

少年们惊艳于美色,少女们却是对那衣裳眼红艳羡。

慕绾绾跟着柳府管家绕过水阁,似是没有注意到那些灼热的眼神,径直上了女眷所在的月蝉阁,走到慕清月慕清柔身旁。

“大姐姐,二姐姐,可教我好找,怎得离开也不唤我一声?”

慕清柔脸色沉得像水一般,慕清月脸色也万分难看,最后只能是从牙关中吐出几个字来:“绾绾,姐姐是有事要和柳姑娘谈,才提前走了,难不成下人未曾告诉你不可?”

慕绾绾恍然道:“原来是这样,姐姐做事一向周到,恐怕是底下的下人阳奉阴违,故意坑害我罢。”

慕清月看到慕绾绾眼里明晃晃的嘲讽和意有所指,只能含糊其辞指着人群中央众星拱月的一姑娘说道:“这就是柳姑娘,柳婻洺。”

慕绾绾打一进来就注意到了那女子,她身穿一袭绯红色金丝绣花长裙,头上却戴着一支翡翠镶珠银簪,还并有许多细碎红宝石珠链,神态骄矜。

“呀!大姐姐,这……你不是告诉妹妹今日柳小姐今日会穿鹅黄色鹅黄色芙蓉织锦抹襟长袍吗?”

“这怎么你昨日叮嘱我穿的衣裳也是绯红色呢,还有这你送给我的珠钗……”慕绾绾惊慌无辜的抚上自己头上的发簪。

寥寥几句在场众人就明白了慕清月这是使计陷害自己妹妹,倒是这妹妹不知为何临世换了衣裳。

至于说那簪子倒是没有要和主家不同的说法,只是看何人戴着好看就是了,而今日这个情况,柳家姑娘自然是被比下去了。

慕清月瞬间涨红了一张脸,讷讷说不出一句话来,慕绾绾心里啧啧叹气,这小丫头片子道行还是浅了点。

柳婻洺自慕绾绾进来就气的紧紧握拳,慕清月这个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根本就是让自己给慕绾绾当垫脚石!

况且……柳婻洺眼角瞅到水阁那个一眼不眨地盯着慕绾绾的男子,气愤之余更多了许多委屈。

慕清月自然知道自己办砸了事,现肯定已经被柳婻洺记恨上了,只能强撑转移话题:

“是姐姐的疏忽,不过幸好绾绾聪明,姐姐给你赔不是了,待会儿作诗的时候,绾绾你不识字,姐姐就替你作几首赔罪可好?”

听到慕绾绾居然不识字,在座的各个被她美色比下去的姑娘惊讶万分同时又有了些许骄傲,就是水阁的男子也有的摇了摇头。

慕绾绾心中冷笑:“姐姐真会开玩笑,我们本就是一家姐妹怎么会在乎这些,一会儿绾绾自己作诗就好了。”

她主动转移了话题,慕清月自然求之不得,在场的人也各怀心思开始了作诗。

大封朝诗风浓郁,女子嫁人也不奉行“女子无才便是德”,相反才学极好的女子更容易寻觅良人。

所以每月都会有贵女聚会作诗,还会整理成册广为传阅,今儿也是如此,至于说这作诗的命题,会有才华横溢、人品出众的大家出题。

柳相柳疏才年轻时凭借一首《满江红》赢得了当时名震天下的温大家温雪遥的青睐,最后喜结良缘,今日出题的正是柳温氏,温雪遥。

下人鱼贯而入,给在座的男女都奉上上好的笔墨,点心,在四周点了味道清雅熏香之后便退下,远处也走来一人。

此人身着素衣,头上也不过木簪束发,只是周身气质出尘脱俗,远不是在场一群小姑娘可比的。

“娘亲!”柳婻洺率先起身过去亲密的挽着温雪遥的手,语气骄矜的说道:“娘亲,今儿的题目可不许和上次那般刁钻了,女儿上次费了好大功夫才做出来呢!”

温雪遥低头微笑着点了点女儿额头,这一动作倒为她染上几丝烟火气息:“你整日只顾玩闹,上次题目也不过是取巧了些就难住了你!”

柳婻洺撒娇的撅撅嘴,温雪遥继续说道:“也罢,今日的题目倒是简单,只不过简单也有简单的难处,大多人可做得却难出头,母亲可帮不了你许多。”

说罢手一挥,身后丫鬟便捧着一卷白纸走上月蝉阁,将白纸铺开后悬于半空。

众人凝神去看,大多数人心里松了口气,只见那白纸上只写了两个字:“茶花”。

慕清月心里说不上高兴还是失望,茶花她自然做的来,她轻轻抿唇:“绾绾,这题简单的很,你就算胡诌也能做得,莫要担心。”

慕绾绾心里翻个白眼,这慕清月是有多恨自己,在一个才学远扬的大家面前不遗余力地诋毁自己,也是够拼的。

慕绾绾可是知道的,这些大家最是难伺候,文人相轻又排外的秉性发挥了个十足十,自己今日要是丢了丑,改明儿自己绣花枕头的名声就能传遍京城。

“姐姐莫要胡说,这是温大家深思熟虑的题目,妹妹自是要竭尽全力,怎么胡乱敷衍?”

温雪遥早已被这里的动静吸引过来,听到慕清月说到“胡诌”就微不可察的皱了眉头,看慕家两姐妹眼神也不善。

不过慕绾绾说完话之后她倒是多看了慕绾绾一眼,皮相自然是极好的一个姑娘,看来性子倒也还算稳重,且看做的诗如何罢。

若是慕绾绾会读心术也会感慨文人的确心思单纯,难伺候却也好伺候,只要用真心、有几分才气就能讨好。

女子这边是温大家出题“茶花”,男子那边也上了题目,却是“青山”,慕绾绾用透视眼看清楚之后就乖乖低头思付自己的诗。

她在现代是一个社畜,每天忙着医院的事务一口气都歇不了,唯一能依仗的就是自己年少时酷爱读书,诗词也读了几篇,闲暇时还做了几首酸诗。

若要是作诗惊艳天下自然不可能,不过应付一个诗社和一群待字闺中连大门都没出过几次的小姑娘还是绰绰有余的。

设置
  • 阅读主题
  • 阅读主题
    雅黑
    宋体
    楷体
  • 阅读主题
    • A-
    • 18
    • A+
  • 自动订阅 不在展示订阅提醒,自动订阅下一章
保存 取消
作者其他作品
本次订阅将消耗{{subPrice}}鱼饼
当前余额为:{{balance}} 鱼饼
去充值